杨卫东:基层博物馆要与老百姓对话

2014-10-11  作者: 王悦婧 来源: 弘博网

北京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于2014年9月30日开展《受命北疆——青铜器背后的燕国故事》,弘博网借机采访了参加新展开幕式的河北涿州博物馆馆长杨卫东,请他谈谈对这一展览的看法。结合他本人的工作经历,也请他分享了关于博物馆参观人群和办基层博物馆的一些看法。

西周馆的新展有相当一部分是复制品,杨馆长认为是否是复制品不是最重要的,器物背后的故事才是值得发掘的。杨馆长有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他认为博物馆应该专业,但也应该贴近老百姓,让参观者能看懂,馆与人是能够对话的。他也介绍了刚开馆不久的涿州博物馆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办馆理念,总体来说,就是建设、布展、管理这博物馆的三大工程都要重视,博物馆不是养老的地方,要用心布展、充满责任心的进行管理。

图片描述
图为杨馆长接受采访时的情景 胡玉瑾摄

博物馆要做到“三贴近”

记:您怎么看待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新展《受命北疆——青铜器背后的燕国故事》,有什么想法和感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杨:燕文化和河北涿州的文化都是相通的,我是河北涿州博物馆的,我们平时交流也比较多。这个展文物件数不多,只有50多件,其中大多数是复制品,其实我认为复制不复制并不重要,关键是把博物馆的文化信息和器物背后的故事讲出来。这点就博物馆的功能来说,是要做到“三贴近”,贴近生活、贴近老百姓、贴近实际。从让老百姓更多了解历史这个作用来说,这个展览做得还是挺好的。

博物馆可适当使用复制品

记:您刚才也提到了这次展览展出了不少复制品,能谈谈您对博物馆展出复制品的看法吗?

杨:博物馆是收藏、研究、教育机构,作为收藏和研究这个角度来说,应该是少一些复制品,多一些真品;可是作为展示用,给老百姓一件真品和复制品,是看不出差别的。复制品最好是尊重原作,拓模之后出成品,尤其是字一定要辨认准确。在教育方面不能误导,不能歪曲历史。我们涿州博物馆有一件古币,是用树脂复制的,根本看不出与真品的差别。老百姓主要就看它的纹饰,进而了解这一时期铸币都有什么内容,是什么形状。我认为并不一定非要原文物3斤,做出来的复制品也得3斤重。1:1的复制国家也是有规定的,一、二、三级文物,哪些可以1:1,哪些不可以,是有规定的。作为博物馆展出的东西,必须是1:1复制才有教育意义,要尊重历史嘛。

记:那您认为展出复制品对于文物是有益的事情吗?

杨:刚才也有提到,博物馆作为教育展示的功能来说,用复制品对文物保护、文物安全肯定是有益的。对于文物来说,文物在有科技保护条件的库房里放着,比在外边要好。尤其有些文物是裸展的,比如说大的青铜器。裸展没有除有害气的柜子,还会有一些光源的伤害,如闪光灯,再还有一些人用手摸啊,这些都可能存在。库房的保管比在展厅的保管效果要好,但库房也要求达到一定的保护条件。从安全角度来讲,展复制品是有保障的。还有就是,一件文物如果能复制一件的话,就能复制多件,也就是可以在多处展这件东西。比如说秦始皇兵马俑、长信宫灯只能在那一个地方,如果强调不用复制品来展,很多人就看不到这些东西了,只能从网上看;我认为像这种文物用一些复制品是有必要的。

博物馆应该做到共享信息

记:弘博网近日已经上线,作为博物馆的门户网站,您对网站有什么期望和需求吗?我们想听听您的想法。

杨:希望这一平台能让我们博物馆之间了解一些信息,比如说全国有多少家博物馆,多少家展古代历史的博物馆,又有多少家专题博物馆,馆与馆之间的馆际交流,以及馆内有哪些陈展的信息等等,这些是我们希望了解到的。很多馆的网站就只有一个网站,只有简单的几条信息,运行过程中也会出现不少问题,比如照片的质量好坏、信息准确与否等。我们就碰过钉子,在官网上看到的一个电话根本打不通。也遇到过想用的照片像素不够的情况,可能也是出于保护吧,在照片等信息的共享方面还是比较欠缺。我建议你们在文化资源的共享方面可以多做做,不要搞得太神秘。我本人也搞一些研究,有些机构它可能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明白,但就是垄断资料,不让别人研究。我认为这方面应该立法。年轻人可能很快研究出来了,个别老学究研究一辈子,躺在病床上还没研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还可能有误,但又不给别人提供机会,这就把资料给垄断了,把历史歪曲或割断了。行业之间不应该保守,不然就是自相残杀。你有资料交流给我,我有资料交流给你,互相研究、商榷、探讨没什么不好,希望你们在这方面多呼吁。还有一点,就是做这个网站尽可能跟专业多贴近。

博物馆应兼具学术性与大众性

记:好的,感谢杨馆长诚恳的建议。您刚才也说到要专业的问题,我这里想问您觉得博物馆可以做到学术性和大众性兼备吗?

杨:我认为学术性和大众性是能兼容的。我原来是在文物保管所,我们涿州博物馆才开馆三个月。很多人认为我原来在文物保管所,又是调查文物又是下乡,很忙;现在到了博物馆,是养老的地方。这是一个误区。然而不能否认很多博物馆也确实是在做着看家守院拿钥匙的活儿,我认为博物馆与博物馆人不能是那样儿的做法儿。博物馆应该怎样做呢,它应该要实现城市的一种功能,是城市文明进步的标志。让老百姓人人走进博物馆,不在博物馆,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这样博物馆的作用才能有所体现。为什么老百姓不认识博物馆呢?有可能是博物馆做得不够精、不好看,不好看老百姓也不愿意看。太专了不行,也绝不能胡说八道,但不能太阳春白雪了,如果都是术语,老百姓也不愿意看。我们涿州博物馆力求贴近老百姓,让人能看懂,觉得好玩。

博物馆既不能说是大众乐园,也不能说是学术圣殿,它不是一个旅游景点,也不是说这里就非常神圣。我们不提倡穿着拖鞋进博物馆,但也不能把老百姓拒之门外。现在很多博物馆的设计就不想让老百姓看懂,也可能是做博物馆的人本身就不懂,做出来的东西更让人看不懂。一次,我们去一个城市开馆八、九年的博物馆,去得时候迷了路,打听多少个人都不知道在哪儿,都不知道市里还有个博物馆。这说明宣传不够,也是文化宣传存在问题。博物馆可以说是一个文化客厅,或者说宣传名片啊。

基层馆要能与老百姓对话

记:凭您多年的工作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关于参观博物馆的人群的一些看法吗?

杨:那么去博物馆的都是什么人呢?别说农民了,就说工人去博物馆参观的也很少。参观博物馆的人主要是专门搞研究的,再就是组织去参观的。博物馆做得越高大上,人们对博物馆越不认知,随着国家对发展博物馆事业的重视,这可能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我就有一种感觉,老百姓看博物馆,看一件文物是哪里出土的,是张村还是李村,老百姓看到自己家乡出土的文物会觉得特别亲切,会对着那文物鞠躬,他们心里想的是“哎呀,这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这种感受就很不一样。对于基层博物馆,上级相关部门和有的大专家曾经提出要求,尽可能各地少办通史馆,号召办特色馆。我对这个就有看法。如果当地办博物馆全办成所谓特色馆、专题馆,不办地方史馆,老百姓会不答应。老百姓会说我不知道我们是从什么地方走来的,我们的发展历程是怎样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什么,那你把别人、把华夏五千年放这儿,这跟谁对话呢,对不上啊。反正我就是有这种朴素的感受。

博物馆的三大工程

记:您反复提到涿州博物馆,请为我们介绍一下涿州博物馆的情况吧。

杨:涿州博物馆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展厅面积8000多平方米,投资1.36亿。《幽燕沃壤 大美涿州——涿州历史文化展》分八个展厅,全部免费开放。涿州博物馆开馆三个月就接待观众近12万人。博物馆有三大工程,分别是建设工程、布展工程、管理工程,哪一步都很重要。建设工程主体要成为地标性建筑,建完后还得好用,建之前得考虑干什么;布展非常重要,建成之后基本陈列让人看什么,能不能吸引观众,要让人们记得住家乡历史,体现出地域文化特色,懂得文化遗产的重要;再一个是管理,管理涉及方方面面,不懂业务或者没有责任心都不行。所以说博物馆怎么让老百姓满意还得多花心思,尤其是在基层,非常重要。涿州人口有65万,流动人口应有30来万,近100万人。一个博物馆,一个月5万人看,那能看几年呢?三年之后所有的人都看过一遍了,如果不改陈、不引进临展,肯定也不行。所以我们现在在打造涿州旅游一日游,几个景点、几个文化景区把博物馆捆绑到一起。这样人们会越来越有兴趣,吸引外地人来看博物馆,把当地的文化就传播出去了。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