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世龙:考古是很“笨”的学问

2013-01-25  作者: 马黎 来源: 钱江晚报

任世龙

浙江的陶瓷史,从夏商周开始,延绵3000多年,从未中断。

作为浙江人,任世龙一直将它视为终身课题,“当我有机会进入到这一领域,这个兴趣也一直没变。”只要有发现,他便坐不住。

前段时间,任世龙经过一家写着“龙泉瓯江青瓷”的店,招牌上还标着“人类唯一非遗”,他很是着急,“成为‘非遗’的是龙泉青瓷,怎么变成瓯江青瓷了?虽然是做生意,但也不应该违反事实。”

实事求是,是他反复强调的话,对于“真还是假”“值多少钱”“什么年代”,这些被经常问到的问题,他反而不知该如何回答。

“考古是严谨的学科,不能急于强求一个结论,只有认识真的,才能辨别假的,这需要走很多路。” 任世龙说,“考古是很‘笨’的学问,一分材料,说一分话。”

(以下记者简称“记”,任世龙简称“任”)

【紧水滩】 没想的这么浪漫

1979年~1983年,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建“紧水滩考古队”,在浙江龙泉东区展开一次田野式大规模瓷窑址考古发掘。

这5年,也让任世龙与瓷器联系在一起。

他还记得,有次去工地的路上,翻车了,口袋里的香烟掉进水里,他还去冒险捞起来,“你看,考古真的不像想的这么浪漫。”

记:1963年,您从北大考古系毕业。您考大学时,就对考古很有兴趣吗?

任:当时对考古真的没概念。

参加高考时,反右运动结束了。我原来想搞新闻,但觉得风险太大。我想要搞比较保险的,那就考古吧。古的东西,跟现代离得远了,总应该是保险的。

记:第一次到考古工地去,跟您想象中的差别大吗?

任:大一时,陕西华县泉护在进行考古发掘,我们就跟着高年级的同学一起去。这是一个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一排墓葬坑,撩开席子一看,里面是一排一排的人骨。

这对我的打击非常大:考古就是弄这个东西?当初我以为考古还是很浪漫的事情,可以走到天南地北呢。

记:后来,您怎么研究陶瓷去了?

任:这也是偶然。

文革时,龙泉有个水库叫紧水滩,这个发掘工程需要我们搞考古的人先去调查,我就跟朱伯谦(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副会长)先生去龙泉山沟沟里调查,一去去了3个月。

那是我第一次去龙泉,也是第一次真正跟浙江的瓷器接触。库区里有编号的窑有218个,我们跑了100多个。

记:紧水滩这次发掘,出了什么成果?

任:我们把龙泉窑的藏品类型和考古分期,搞清楚了。以前,人们把龙泉起始的时代定为北宋,到成化(明宪宗)、弘治(明孝宗)以后,就说它衰落了。他们认为龙泉窑一开始有一种刻划花的装饰,非常茂密,到南宋,没有花纹了,而元代,刻划花的东西又多了。北宋-南宋-元,这是大多数人认识的“三段式”。

而我们经过发掘,根据堆积层位、残片排列之后,纠正了这一认识。

实际上,龙泉窑的发展有两条路子。一个是龙泉自身的传统,从北宋-南宋-元,都是厚胎薄釉,有刻划花。

另一条,到了南宋中期,出现了跟它相反的薄胎厚釉,没有什么纹饰,但它的形制和南宋官窑十分类似,所以是薄胎厚釉,器型类官。这是两个面貌完全不同的生产路子。

【龙泉窑】 靠实物说话

去年11月,在2012龙泉黑胎青瓷与哥窑论证会上,许多专家把前几年在龙泉发现的黑胎青瓷标本,定称为“龙泉哥窑”。一些报道,还直接把哥窑(文献中记载的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的起源地,确定为龙泉。

这让研究龙泉窑的任世龙很生气,“没有发现实物,就不能轻易下结论。”

记:对于哥窑的起源,有的说龙泉,有的说杭州,您怎么看?

任:陈万里(中国古陶瓷专家)在上世纪30年代到龙泉去过,他说黑胎青瓷,就像夹心饼干:釉很厚,胎是黑的,他认为这跟南宋官窑很像。

在龙泉发现的黑胎青瓷标本,定称“龙泉哥窑”,但绝不能说,哥窑的诞生地,就是龙泉。

早在1956年,浙江省文物部门就对龙泉窑开展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出土了黑胎青瓷,但是它们与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及上海博物馆等收藏的“传世哥窑”并不相符。到现在为止,两者也还没有找到完全吻合的材质。

只有在考古工地上找到证据,才可以明确。所以,搞考古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真凭实据。

记:您的观点是什么?

任:根据考古材料来看,我认为黑胎青瓷是受到了南宋官窑的影响。它的工艺、造型都是官窑那一类。当然,这里也有不同的认识。

是龙泉的黑胎青瓷早,还是南宋官窑早,目前也没有明确的结论。有的说法是龙泉的黑胎青瓷早,官窑是它的后代。

我不认同这个说法。从考古的材料看,应该是先有南宋官窑,再有龙泉的黑胎青瓷。按照以前的说法,是仿官。因为南宋时瓷器供不应求,光是官窑恐怕不能满足需求,龙泉有一定的基础,就让他们来烧造。

但到底是不是仿官,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说鉴宝】 这是一门学科

虽然有很多人找任世龙鉴宝,但他大多拒绝了。

他认为,现在研究陶瓷不像明清时,主要用来鉴赏,现在已成了一门学科,需要从历史的观点出发,“考古本身,就是历史科学的门类。”

记:现在鉴宝节目比较红火,鉴定是假货后就现场砸了,您看过吗?

任:看过。一些电视台也喜欢问我“真的假的”。我说,我喜欢实事求是。

但有些所谓的专家,不那么实事求是。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节目,有人拿了一件东西,那专家说“好,南宋官窑!”我一看,根本不是。

如果能帮群众认识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应尽的责任。但现在却反过来,引向了另一面——让他们认为可以一本万利,可以发财,这样很危险。

记:您能不能教大家一种鉴赏瓷器的大致方法?

任:那是可以的。我可能讲错,但一定实事求是,我不讲假话。要鉴别的话,我觉得有五个要素:胎、釉、器型、纹饰、烧成方法。

比如,胎的原料南北不同,化学组成和微量元素都有差异。浙江的东西含铁量比较高,所以不适合很高的温度。北方则相反。

釉也有发展过程。原来的釉,像玻璃,很薄,非常透明。而北宋后期,产生了乳浊釉,耐高温,烧成的东西有玉的感觉。

所以说,什么时候出现什么东西,不符合时代的就是假的。

记:这样说来,鉴定,并不是看一眼就能知真假。

任:读书的时候,老师就和我说,一座桥可以从这头走到那头,也可以从那头走到这头,得把方向定下来,才能确定。同理,器物类型的演变,也有先后,必须要弄清楚才行。

所以,我无法在那样的场合做鉴定。

就算要说年代,我也会加上“大约”、“大概”,并且说一段时期。因为器物的变化,有过程。很绝对的东西,我没办法说,这才是考古学的严谨。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