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弘博网2017-05-05

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严建强教授介绍关于文化遗产学科发展联盟的情况及文博专业在其中的布局与发展,分享对于博物馆学科意义及发展的看法。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弘博网2017-04-17

近日,中国博物馆协会市场推广与公共关系专委会工作总结会暨博物馆宣传推广研讨会(MPR)在长春召开。来自全国63家馆的近百名博物馆人参加会议,会议由专委会秘书长蒋奇栖主持。

面向公众,博物馆有哪些“发声”的策略与方法?

面向公众,博物馆有哪些“发声”的策略与方法?

弘博网2017-04-10

本文分析了博物馆宣传中常见的问题,然后从四个细节阐述了博物馆发声的策略和方法,相信会对业界有所启发。

老电话博物馆车志红:做好博物馆定位、灵活运转,边玩边挣钱

老电话博物馆车志红:做好博物馆定位、灵活运转,边玩边挣钱

弘博网2017-02-27

据国家文物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备案博物馆4692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有1110家。非国有博物馆没有财政拨款,其创建需要一笔投入,后期的运营维护更是一项长期投资。目

探访:横跨文博界与法律界的机构——中国博物馆协会法律专业委员会

探访:横跨文博界与法律界的机构——中国博物馆协会法律专业委员会

弘博网2017-02-20

长期以来,并没有一部博物馆法。博物馆的馆藏文物尚有《文物保护法》可依;但博物馆的展览、教育、商业行为的规定,在法律上都是空白。

既可爬树释放天性,也可品茶修身养性 ——这个博物馆的活动厉害了

既可爬树释放天性,也可品茶修身养性 ——这个博物馆的活动厉害了

弘博网2017-01-16

不论博物馆如何立足自身进行定位,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其作为社会的非营利性机构,在保证公益的前提下,需要市场运营体制的规范,也需要对行业内部、受众群体以及社会大环境做出及时反应。中国茶叶博物馆(以下简称“茶博”)对此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井长水:企业发展对博物馆品牌塑造的启示

井长水:企业发展对博物馆品牌塑造的启示

弘博网2016-10-26

两年一度的第七届中国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在天府之城——成都成功召开。

资源整合 面向社会:南京大学筹建“综合”博物馆

资源整合 面向社会:南京大学筹建“综合”博物馆

弘博网2016-10-24

为了整合博物馆的藏品资源,南京大学将建设一个综合性博物馆,整合古代文物、古生物化石、动植物标本、古籍、现代书法绘画艺术品等资源,建立综合性博物馆。

付强:看成都文物信息中心如何做公众服务

付强:看成都文物信息中心如何做公众服务

弘博网2016-10-08

身处于博博会琳琅满目的博物馆文创产品丛林,成都市文物信息中心的展区显得那么平易近人,弘博网采访了成都文物信息中心科研所所长付强,听他介绍如何定位信息中心在成都公众服务方面的角色,希望对其他文博同仁有些许借鉴。

宗旨与规章:博物馆运营的根本 ——访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

宗旨与规章:博物馆运营的根本 ——访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

弘博网2016-09-26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以下简称“亚博馆”)是一座以收藏亚洲文物尤其是中国文物为主的博物馆,也是美国境内最大的亚洲艺术展示机构,在海外的亚洲艺术品收藏界拥有很高知名度。本期弘博网专访馆长许杰先生,请他介绍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运营情况,并听他分享博物馆在科技运用、文创开发以及理事会和基金会制度等方面的一些经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资讯排行
第127期
考古成果+美学理念:观众真的看懂了“美好中华”?
2017年“5.18国际博物馆日”主会场活动在首都博物馆举行的同时,这里还呈现着一场名为“美·好·中华——近二十年全国考古成果展”的重要展览,展示了近二十年以来文物考古工作取得的重要成果与辉煌成就,掀起了一阵参观热潮。而本文也将在此与大家分享些许参观体验以及个人思考。
2017-06-14
第126期
博物馆&学校:来一起“求同存异”
“写给孩子的传统文化•博悟之旅”丛书,充分体现了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在“求同存异”中的充分合作。
2017-06-14
严建强
严建强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严建强教授介绍关于文化遗产学科发展联盟的情况及文博专业在其中的布局与发展,分享对于博物馆学科意义及发展的看法。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