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博物馆对流浪者是否应该有“权利洁癖”

2020-05-25 来源: 弘博网

城市流浪者一直是世界难题,其成因十分复杂,有人流浪是为了追寻特定生活方式,有人则是因为无力负担高昂的房价,还有人本身便因为身体或者心理原因被社会排斥而不得不露宿街头。

虽然流浪者成为了社会普遍存在的痼疾问题之一,但这群弱势群体也拥有追求文化平等的权利。对他们来说,那些为数不多、可供他们忘却自身遭遇与社会审判,沉浸于其中的公共文化场所,是他们了解世界和获取精神慰藉的唯一“窗口”。

那么作为公共文化服务场所的博物馆,该怎样对待流浪者,又可以为流浪者做些什么呢?

博物馆限制流浪者吗?

城市公共场所对待流浪者的态度,或许就能反映这个城市对待弱势群体的价值取向与包容开放程度。

从我国各博物馆官网的参观须知中,我们不乏能看到一些对参观人群的限制要求,如“醉酒者、限制行为能力者、衣履不整者谢绝入馆”,国外博物馆则略微不同,如大英博物馆仅规定醉酒者与反社会行为者不得入内。这些规定从字面上看均未明确规定流浪者不得入内。

但值得注意的是,“衣冠不整”的规定在无形中直指部分流浪者,即使博物馆对于“衣冠不整”,并未有统一的标准。

多数流浪者衣衫褴褛、身上有异味,很容易被归为“衣冠不整”人群中。更重要的是,不少观众也因此会对流浪者的进入而感到不满,并且刻意避之不及。

网红流浪大师沈巍曾在快手平台记录了他成名后在众多博物馆参观的过程,每到一个地方他便会讲解其背后的历史故事,但他在直播过程


而社会永远无权拒绝窘迫者接收文化。早在2014年,同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图书馆积极面向流浪者开放,其中杭州图书馆更被称为“史上最温暖图书馆”。该图书馆不仅允许流浪者入馆,也允许他们携行李入内。除了能自由出入阅读外,流浪人员还可在设有空调的书馆内免费看电视、电影、上网、听音乐、接开水,甚至用书桌下的电源充电。这些流浪者尽管浑身污渍,但会在阅览前将手洗干净,并自发将杂物放于门外。

博物馆能为流浪者做些什么?

博物馆社会价值的核心是为公众创造有意义的体验,而不问其身世和背景,从这一层面来说,面向流浪者开放是博物馆公共服务的基本属性,甚至对于这些弱势群体而言,博物馆或许是可以消弭富裕阶层之间在知识、文化获取鸿沟的一个重要机构。

但也要意识到,面向流浪者开放仅仅是博物馆走出的第一步。

1、开放后的引导与关怀

据研究显示,很多流浪者都有着强烈的自我中心主义,很多人被自我中心主义的幻象扰乱了正常的感知经验,来到博物馆,得以使他们终于从嘈杂和充满敌视的街头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庇护所。

而这也会导致他们在博物馆会有一些不文明行为,如乞讨、公共场所睡觉、在洗手间洗澡、带很复杂的行李杂物、不讲卫生等等。

面对这些行为,博物馆更需要保持开放对话,不拘泥于用规则来解决这些问题。除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标识或工作人员积极引导外,更需要主动给予流浪者一定的关怀,如提供洗手液、一次性拖鞋、物品存放柜等,引导其自发的约束行为习惯。

但也要注意,尽管工作人员并不会歧视流浪者,但敏感是他们的共性,因此博物馆在引导与关怀的同时,只需展示尊重即可,过度的、有针对性的举措反而会适得其反。

2、为流浪者正名

对流浪者而言,污名是沉重的负担,使他们经常遭到反对和歧视。因此,博物馆可以通过展览展示及社教活动,为社会边缘群体提供发声平台,培养社会对“差异”的理解与尊重,消除偏见与歧视。

去年四月在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开馆的尊严博物馆,是美国第一家专门解决无家可归问题的集装箱博物馆。尊严博物馆的设计旨在倒置那些经历困境的人的思维过程,让每个观众有机会从实际经历无家可归者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情,以及改变他们驱赶这些人通常表现出的反应。

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街头文化博物馆也是其中之一,旨在通过城市创意艺术来让公众与经历无家可归的人们进行对话。博物馆的许多展览目前都在达拉斯市区外举行。在这里,富人与穷人并存,博物馆能够更好地均衡二者之间的差异。博物馆为当地儿童举办了一场艺术工作坊,通过活动,孩子们可以探索诸如避难所和流浪家庭等问题的成因,更好的了解流浪者。

在英国也有一家无家可归博物馆,该博物馆旨在“使看不见的东西可见”。2018年10月,恰逢世界无家可归者日,博物馆启动了一个名为“客观化”的互动展览,旨在探讨无家可归的隐藏原因以及人们变得非人性化的科学依据。展览由捐赠给博物馆的20件物品背后的故事构成,其中很多捐赠者是流浪者。相比之下,展览的藏品看起来很普通,其中包括垃圾袋、烟草和梳子,但这是每个流浪者生活的一部分。展览通过讲述故事来挑战公众对于无家可归意味着什么的刻板印象,并揭示了一段经常被隐藏的历史。

3、解决流浪者的实际需求

博物馆推动社会包容,需要通过收藏、研究、展示、教育等日常工作得以实现,但又不局限于此。博物馆可以是流浪者身心疗愈的文化场所,也可以为这些边缘群体争取一定的社会福祉,争取平等的权利,帮助其更好地理解与融入社会生活。

如对于一些流浪者,博物馆志愿服务可以提供他们需要的帮助。2011年,伦敦交通博物馆与无家可归的慈善机构圣芒戈建立了伙伴关系,共同发起了一个名为“对话中心”的项目。

该项目目的是将博物馆空间与流浪者联系起来,博物馆为流浪者增设了一些志愿者角色,其中一部分志愿者与公众互动,参与社区建设;另一部分志愿者则帮助策展人探寻社会问题的历史成因。流浪者能够从志愿服务中获得新技能并树立信心,而博物馆也能利用这些职位为博物馆增值。

此外,还有一些博物馆致力于解决流浪者居无定所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流浪成因,帮助流浪者更好地归回社会。

伦敦设计博物馆发起了一个名为“Proxy Address”的项目,它使英国的无家可归者与全国500,000多个空房子之间建立了联系。Proxy Address通过安全数据库运行,将可用代理地址与用户进行匹配,流浪者可以利用这些地址开设银行帐户、求职、求医、参观图书馆、获得福社会利并申请工作。

博物馆甚至可以在建立一个全方位救助流浪者的团体中可担任领导角色,通过自身的专业优势,倡导社会变革。如波兰美术馆与波特兰州大学合作,调研流浪者的居住需求,研究并设计了全新的庇护所和卧吊舱,在2017年举办的名为“寻找美:约翰·延恩的建筑,风景与收藏”的展览中,进行了展示,旨在为流浪者提供更好的临时居住环境。

2020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强调博物馆可以参与种族、性与性别、社会经济背景、受教育程度、健康状况、宗教信仰等诸多议题的讨论,以推动社会变革。面向流浪者开放,并向流浪者提供帮助,能够更好的让博物馆与多元社会相连接,而这也是博物馆价值观的一种体现。

毕竟,社会永远无权一味地禁止流浪和乞讨的行为本身,博物馆也永远无权拒绝流浪者接收文化。正如网红“流浪大师”沈巍所言,沦落到流浪这条路,归根到底是理念的冲突。



编辑:国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热议 | 带有种族歧视的雕像,博物馆是否应该收藏并展示这段历史
博物馆是否是这一饱受争议的雕像最好的归宿?
2020-06-10
第267期
热议|博物馆对流浪者是否应该有“权利洁癖”
作为公共文化服务场所的博物馆,该怎样对待流浪者,又可以为流浪者做些什么呢?
2020-05-25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