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单霁翔,这个馆长不一般!

2017-05-16  作者: One man 来源: 弘博网

暮春5月,绿柳拂荫,幸运的我在南开的校园中和故宫博物院的单霁翔院长相遇了。

单霁翔.jpg
单霁翔院长

作为一名文博专业的研究生,我曾通过一些媒体和资料对故宫和单院长有过了解。然而,百闻不如一见,两个半小时的愉快讲座之后,我重新认识和定义了这位掌门人——一位有趣幽默的文化传承者、一位认真负责的博物馆工作人员。而这位对“自家”情况了如指掌、讲起来如数家珍的可爱院长,在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中,用700多张照片讲述了这些年来故宫博物院为了做好博物馆工作,在硬件改善、观众服务、古建筑修复和保护、藏品保护、展览和宣传教育、数字化建设以及文创等多个方面,做出的巨大努力与改变。

最贴心的服务

为了更好地服务公众 ,多年来,故宫一直在努力。端门广场的改造、购票窗口的增开、安检效率的提升、观众服务中心的设立等等,这些工作都大大提升了观众的参观效率,在节约时间的同时也使观众获得了更好的参观体验。

故宫2.jpg

除此之外,细节处的改变也体现着故宫对参观者的重视与关怀。

众所周知,在热门景区,女士卫生间一直以来都人满为患,故宫当然也不例外。然而,这一情况却为公众体验提升和景区建设服务带来了不小的障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故宫方面经过测算,得出女性洗手间的数量应该是男士的2.6倍。于是他们增加女性洗手间的数量,同时更改原有的洗手间布局,使之能够依据淡旺季进行适当调整,一下彻底解决了女性上厕所排队的问题。“这里原来是我们故宫的职工食堂,现在都改成女士洗手间了。”单院长用幽默的语句讲出了故宫的努力,也安抚了我等担心排队等待时复杂焦虑的心。

故宫3.jpg
故宫午门东南角的免费公共卫生间,增设“女士专用”

最放心的安保

安保问题,历来是公共场所、博物馆和古建筑区维护工作的重中之重。

为了能更好的避免火灾,故宫从自身工作人员入手,全面开始“无烟故宫”活动。不仅针对工作人员,为了能在观众当中顺利的推进这项活动,故宫规定一切打火机、火柴等物品禁止带入故宫,并聘用专业检查队,在安检处认真检查。而这些打火机等物品,也将在故宫出口重新发还给大家,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观众的反感情绪,也消除了故宫的安全隐患。

故宫4.jpg


悄悄的告诉大家,自活动开始至今,每日上午和下午的固定时段,你可能都有机会在故宫的神武门外、东华门外、西华门外的马路上欣赏到故宫工作人员,一边围着气压箱抽烟,一边“骂”馆长这一独特的景观。

此外,故宫的电子监控系统也十分到位。故宫有2300个高清摄像头,全天对故宫内情况进行监控。同时,有65个高清屏幕,能够实时了解到故宫各处的情况。摄像头的分布范围,也由以前的仓库区、展览区、古建筑区,扩大到了观众密集区域,时刻监测出入故宫人员的情况。前段时间的“主播夜宿故宫事件”,就足以可见故宫安防系统的强大:事件发生后,经过十几个工作人员对视频监控的筛查,将该女主播从两点进入到五点多离开的37段视频全部找到并一一比对,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和媒体公布,击破了谣言,澄清了真相,使大家对故宫的安防更加放心。

最良心的古建修复

故宫的古建筑是故宫博物院的一大看点,也是故宫工作的一大重点。

在单院长之前,故宫博物院的郑欣淼院长,在上任之初就启动了故宫博物院古建筑修缮工程,计划到2020年修缮故宫中所有古建。单院长在接过前任院长接力棒的同时,带领着广大故宫工作人员继续这项事业。 1923年6月故宫大火损毁严重的建福宫花园,曾经多年一片破败。近年来,经过修复工作者不懈努力,已经得到完全修复,并已用于故宫学院的教学。近年来,故宫博物院的宫殿修复工程已经逐渐进入到建筑密集区域,东西六宫每年进行一座宫殿的修缮,并将修好的宫殿向公众开放。

故宫6.jpg
左图为建福宫废墟原貌,右图为修缮一新的建福宫

值得一提的还有宁寿宫花园的修复工程。这座花园,是乾隆晚年时为自己修建的,共有四进院落,其中亭台楼阁,景色美观,被百姓们成为乾隆花园。目前,前两进院落已经开放,后两进院落也会在修复后向公众开放。

故宫7.jpg
宁寿宫花园

在修复的过程中,全体工作人员都以修旧如旧的认真态度进行工作,最大限度地采用当年的工艺、原料、技术对古建筑进行修复。

在修复倦勤斋天花风景画时,工作人员发现衬纸由特殊植物制成。经过对材质的分析,了解到这类植物的生长地。为此,工作人员们专程前往安徽寻找植物,以及能够制作此类纸张的传承人。经过百余次试验,最终研制成功。在使通景画得到完美修复的同时,也使得这种失传的乾隆高丽纸工艺得以仿制成功并得到保护。其实,在绘画之后,衬纸完全被覆盖,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细节,更没有人能看出这背后的努力。对此,单院长却说:“我们就是要这样做,这是保护文化遗产的理念。如果200年以后,我们的后人再修倦勤斋的时候就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材料,用什么样的技术,用什么样的工艺,这就是我们要为未来保护今天。”

故宫8.jpg
倦勤斋天花风景画

最科学的文物修复

因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和大电影的热映,仿佛一夜之间,就连我奶奶这样最普通的老太太都了解了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以及那些修复文物的大国工匠们。不过,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远不止银幕上展现的那么多。

故宫10.jpg

单院长提到:“我们以前的文物修复是凭借经验,是传统的师徒教学,有些方法不够科学,无法最大限度的保留文物的有用信息。为了能够更好地保护文物,故宫今天的修复要插上科学的翅膀。”

为此,故宫专门成立了文物医院。在这里,每一件文物都会有他们详细的“病例”,记录文物的相关历史、出现问题的原因、修复的最佳方法等内容,以方便日后工作和同类文物的修复。为了更好的辅助文物修复工作,故宫不但引进了全世界最先进的仪器设备,还聘用了两百多名专业的文物医生。他们中,1/3从事文物修复工作,2/3从事专门的文物修复保护研究工作。

最重要的是——这里接受预约参观!即使你只是普通观众,也可以进入这里,了解文物医院的设备情况,文物的修复状况。单院长表示,“这就是为了满足观众对于文物信息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使观众更了解我们的工作。”

故宫11.jpg

最精良的展览

为了更好地向观众展示故宫的精美藏品,特别是国宝级馆藏,故宫博物院成立了故宫研究院。研究院下设不同专题的研究所,对故宫中所藏的青铜器、玉器、书画、古籍资料、甲骨文物、清宫旧照等内容进行详细系统的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向观众展出。

故宫12.jpg
陈列展示

19个原状陈列展览,是故宫展览的一大特色。他们将房内的家具陈设,按照当年的原样摆放,去讲述当年的历史故事。正如单院长所言:“这些文物只有在原地陈列才最有尊严!”而故宫博物院,确确实实做到了这一点。

故宫13.jpg

除了原状陈列展览之外,更多的文物会以专题陈列的形式与观众见面。如武英殿书画展、文华殿瓷器展、奉先殿钟表展等。此外,随着故宫开放面积的逐渐扩大,更多区域将被开辟为观众参观和活动的空间。

最酷炫的数字故宫

为了能做到让文物和公众说话,让历史和公众说话,故宫博物院近些年来不断加强信息平台和数字化平台建设。

故宫15.jpg
故宫博物院官网

首先,在网站建设上,故宫先后在青少年网站、英文网站进行优化,使青少年网站风格更加活泼,英文网站内容更加丰富。此外,故宫博物院举办网上展览,使观众足不出户看展览。同时,故宫博物院还在网站录入180多万件藏品信息网站,观众可以通过网站了解到任何一件故宫馆藏藏品的信息。而微信栏目、手机APP等的开发,也吸引了大量粉丝,让许多观众有了“故宫出品必属于精品”的认识。

故宫16.jpg
故宫精品APP、青少年网站和英文网站

除了线上的网站和应用,故宫博物院还在端门建立了数字博物馆。在数字博物馆中,不仅应用先进的技术设备,并且深入挖掘展品信息,设计开发原创项目。在这里可以通过数字技术的支持,了解任何一栋建筑的情况, 360度了解观赏文物,在机器的帮助下临摹名家书法、体验数字织绣等。

故宫17.jpg
故宫数字博物馆

最优秀的社会教育

众所周知,故宫这些年的文创产品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售火热。这些文创产品,是故宫在深入发掘自身文物内涵基础上设计研发的。许多产品设计新颖、趣味性强,吸引了大量观众购买。而故宫的文创收入,其中绝大部分都被投入到故宫的教育工作中。

为了增强社会教育,培养更多故宫学者,故宫博物院专门成立了故宫学院。同时,故宫学院还是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工作人员的培训机构,并已在全国很多地区成立分院。除此之外,故宫博物院还注重让教育资源进入社区和学校,让青少年积极报名参加故宫讲堂,参与各类免费教育活动。活动结束后,孩子们还能将自己在故宫创作的作品带回家,陪伴孩子左右。

故宫19.jpg
故宫学院成立

故宫博物院也加大教育课程的研究力度,和学校开展合作,积极开发研究有趣味性和教育性的宣教活动。他们还将课程活动带到其他城市,甚至带到皇家加勒比游轮上。用单院长的话说,他相信参与过故宫课程的这些孩子,将来会拥有对传统文化更深的认知。

故宫20.jpg
“故宫讲堂”社会教育活动

历史责任和使命

对于博物馆而言,要改变,首先需要资金。无论是政策经费还是门票收入,都该被高效利用,让每个人都切实地感受到为博物馆投入是值得的。故宫之所以能够利用好这些资金,把这个大型博物馆办的有声有色,与故宫高效的运作和优秀的团队不无关系。

同时,博物馆作为一个人际间广泛交往的场所,观众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群体。在公众服务方面,细节更能体现用心。科学的卫生间改造、贴心的休息座椅设计、便利的行李寄存服务等,无处不彰显着故宫的细心和周到。而方便观众的背后,是博物馆工作者经年累月、坚持不懈的大量工作。

故宫22.jpg
辛勤的工作者

认真负责的态度、强烈的使命感、设身处地为观众考虑做实事,使故宫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故宫的成功,不仅仅局限在这些方面。在数字故宫、文创产品、展览教育等方面,故宫可以说真正做到了深入挖掘自身文化,设计出许多深受大众喜爱的精品。传统与科技的结合利用,使我们能更真切地感受到文物鲜活的生命力,同时也吸引博物馆的潜在观众。而观众对文物的理解与认知,也伴随着故宫越来越广泛和深入的解读而发生着改变。把文物带回家的文创理念,则进一步拉近了我们与历史、文化的距离。正是这些,成就了故宫强大的软实力。

 

(部分图片摄影:杨泽华)

第121期
“偶遇”单霁翔,这个馆长不一般!
暮春5月,绿柳拂荫,幸运的我在南开的校园中和故宫博物院的单霁翔院长相遇了。
2017-05-16
第120期
“搭便车”,“傍名牌”,谁在滥用我的名?——博物馆为何总“受伤”?
“商誉”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商品生产者或经营者通过公平竞争和诚实经营所取得的成果,反映了社会对其生产、产品、销售、服务等多方面的综合评价。良好的“商誉”往往与经济利益直接相关。博物馆商誉的载体十分广泛,包括由专属的商标、优越的地理位置、网络域名、特色的文化氛围、特定的建筑物名称等。博物馆商誉承载的良好声望可以给本地区带来更多的社会经济收益,很多人看到这一点并动起了脑筋,许多博物馆因而(尤其知名博物馆)遭受到了诸如像“搭便车”、“傍名牌”等毁誉行为的困扰。
2017-05-09
严建强
严建强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严建强教授介绍关于文化遗产学科发展联盟的情况及文博专业在其中的布局与发展,分享对于博物馆学科意义及发展的看法。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