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夸张!在这个博物馆里能感受心灵震撼和灵魂洗礼

2017-01-09  作者: 泡影 来源: 弘博网

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被誉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国古代寺庙遗址。

东吴时期,建初寺是江东首座寺庙,是继洛阳白马寺之后的中国第二座寺庙,也是江南首寺。

晋代,长干寺继起,并以供奉舍利而名闻天下。

宋初,长干寺再兴,不久改名为天禧寺,供奉佛顶骨真身舍利、感应舍利、诸圣舍利及玄奘大师顶骨舍利。

明代,永乐年间,朱棣下令重修天禧寺,并决定修建一座世界上最瑰丽的琉璃塔,这与这座寺庙重要的佛教地位有关;复建后赐“报恩”二字,寺名大报恩寺,塔名大报恩塔,则有着特殊的政治目的。

夏维中说:“朱棣是通过政变登上皇位的,他希望通过宗教活动为自己确立‘合法性’。他利用中国传统文化和佛教里通行的报恩思想,把天禧寺的复建和报答朱元璋夫妇养育之恩联系在一起,希望通过这个举动,绕开建文帝,把自己打扮成朱元璋的直接继承人。”

建设经历

2007年,南京市委市政府启动了大报恩寺项目重建工作,并开始为期三年的考古发掘。

2008年,大报恩寺前身的长干寺地宫,出土了“七宝阿育王塔”等一大批国家级文物与佛教圣物。

2010年,“佛顶真骨”、“感应舍利”、“诸圣舍利”盛世重光,震惊华人世界和佛教界。大报恩寺遗址也被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称之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国寺庙遗址”。

2012年,为保护遗址、传承文化,项目调整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开工建设。

2015年12月16日,历经三年规划、三年考古、三年建设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迎来开园。

遗址奇观

画廊遗址重建于明永乐年间,毁于19世纪中叶太平天国战火。是从天王殿开始,至最东端的法堂,两侧建有廊庑。廊庑与天王殿两侧的偏殿、油库等建筑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封闭式大院落。大殿、琉璃塔、观音殿等核心建筑均被包围其中。

考古发掘了南北画廊的夯土台基及多个石柱础,周边以基槽围绕,柱坑清晰地反映了其柱网结构。

图片描述
银鎏金莲花宝子香炉

2008年,宋代长干寺地宫出土文物170余件,其中一整套宋代瘗藏舍利最为珍贵。最外是石函,内置铁函,铁函内安放由丝绸包裹的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在阿育王塔底部,银椁中藏有金棺,供奉佛顶真骨;漆函内放置大小银函,函内藏有水晶瓶,供奉感应舍利。感应舍利,由感恩而生,因知恩而显,为报恩而灵,以推恩而圣。

千年佛光

七宝阿育王塔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的体型最大、制作最精、工艺最复杂的阿育王塔,堪称“塔王”。塔身镶嵌宝石并雕刻佛像、经文,瘗藏千年仍精美绝伦。根据碑文记载推测与X射线探测双重验证,塔身内供奉有两套金棺银椁,其内有“佛顶真骨”、“感应舍利十颗”等稀世佛教圣物。

七宝阿育王塔的塔刹共有五重相轮,顶部为一颗球形宝珠,四片山花蕉叶分别位于须弥座顶部的四角,上面浮雕着各种佛传故事。塔座的四面有四幅大型的画,叫做本身故事,分别是“舍身饲虎”、“割肉贸鸽”、“大光明王施首”、“须大拿王变相”,反映了佛祖前生重大的善行,它的每个变相、每个画面都是由不同的人发愿建造的。

七宝阿育王塔的塔刹与四片山花蕉叶之间以长链相连,链上悬着铜铃,它的主体是位于底部的方形须弥座。值得注意的是,塔身上有一处近百字錾刻的发愿文,记载了宝塔的由来。七宝阿育王塔的制作者叫做朱诚信,在北宋的时候,大中祥符四年建造。

“莲池海会”一词出自佛教净土宗,描绘的是诸佛相会的美好净土世界。“莲池海会”汇集了历代在南京开宗立派、译经传教的注明高僧和护法大德形象,反映了南京在中国古代佛教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

17世纪,欧洲航海强国纷纷涉足中国。借着清廷有放宽外贸管制和受贡之意,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派一个专门的使团来中国访问,觐见顺治帝,谋求通商优惠。随团人员有一名素描画家尼霍夫,他把旅行中所看到的各种新鲜事都画下来。进京途中路过南京,尼霍夫画下了大报恩寺。

真正在欧洲产生巨大影响的,是尼霍夫的游记,这部向欧洲人揭开神秘中国面纱的游记,被翻译成各种文字出版,影响甚广,成为当时欧洲人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在《尼霍夫游记》中,南京报恩寺琉璃塔造型的独特和无与伦比的美丽被尼霍夫热情推崇,他在书中称,“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中国建筑可与它们相媲美。”在游记里,他对这座宝塔的外形和内部构造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尼霍夫还大胆地称:“这座骄傲的建筑,堪比七大奇迹。”

游记中还配上了精致的雕版画,这幅画就是后来在欧洲流传几百年的“中国塔”形象的出处。

尼霍夫在书中传播了一个神话,即宝塔是用陶瓷建成的。在当时,包括尼霍夫在内的大部分欧洲人还分不清楚琉璃和瓷的区别,所以一直到很多年后,欧洲人都将大报恩塔称为“中国瓷塔”。1839年,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在《天国花园》中,写到一位名叫东风的少年穿了一套中国人的衣服,刚从中国飞回来。关于中国的印象,东风是这样告诉他的风妈妈的:“我刚从中国来——我在瓷塔周围跳了一阵舞,把所有的钟都弄得叮当叮当地响起来!”安徒生笔下的“瓷塔”,就是大报恩寺琉璃塔。

由此可见,在19世纪的欧洲,作为东方标志性建筑的“中国瓷塔”,是何等的深入人心。

图片描述
南朝四百八十寺情景再现

展厅以舍利之始为缘起,中央呈现佛陀涅槃于娑罗双树之下,背后五方佛宝相庄严。依据感应舍利七次放光的文献记载,再现“万千舍利绽放万千光华”的璀璨场景。头顶的LED灯共有4.2万盏,通过镜子的映照,共有8.4万盏,象征着佛法84000法门。

报恩圣地

报恩林,以佛教“五树六花”为主题,体现“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的生命哲理,感知自然施与草木之“恩”。位于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建筑中轴线,中轴线上分布着主门厅、大殿遗址、报恩新塔、地宫等建筑物。

据记载,郑和下西洋曾带回神奇的“五谷树”种在大报恩寺内,后因太平天国战争被毁。近日,从盐城移栽来的五棵五谷树组成报恩寺的新景点“报恩林”,相传这种树结出的果实能根据气候变化有所不同,可以进行神奇的预报。明代周晖《金陵琐事》记载,五谷树植入大报恩寺后,引发当时南京城轰动,万人空巷,竞相观赏。相传这种树结出的果实会产生变化,形似麦子、黄豆等五种谷物,如果今年像麦子,就一定会丰收,而如果果实像“小鱼”,今年就会遭遇洪涝。

报恩体验区

报恩体验区前不久正式向游客亮相,带有互动体验的新馆区通过多媒体、高科技手段相辅,震撼心灵的场景再造,虚幻时空的真实模拟,带给游客特殊感官体验,让报恩不再是抽象的精神意识,而是触手可及的具象体验。

报恩体验区以“四恩“为主题,发散出众多报恩故事演绎。报恩的核心是生命平等下彼此的观照与关照,是人与人、人与万物相处的一种关系。

“人生轨迹”是体现从摇篮到轮椅的人生轨迹,通过多媒体演绎,父爱恩重如山和母爱情深似海,感受父母的养育之恩。

用影像捕捉技术,再造了一个神奇的光电和彩绘的虚拟放生池。以放生为仪式,得忘忧之境界。游客站在特定感应区域,鲤鱼会投影在手上,向池内一拨,即可幻化成为活蹦乱跳的鱼,溅起水花跃入水中。佛经中说,“诸功德中,放生第一”。

佛说,“从旷劫来,众生互为父母,彼此有恩”。感恩众生,以光纤剧场形式,表现人与自然万物相互依存,相谐相生。中心生命树,寓意众生同根同脉、共生共荣。进入展厅,仿佛置身宇宙星河,当下现世如沧海一粟,自我不断变小,心生谦卑……

周边动画,以动物界的母子情深,触发“物犹如此”、“人当感恩”的道理。

现场还有五个供游客驻足观看的“卵形剧场“,投射国画风格动画的动物界报恩故事,如《乌鸦反哺》: 据说当母乌鸦年老体衰时,它的子女就将食衔回来嘴对嘴地喂到母亲的口中,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乌鸦反哺”。此外还有《羊羔跪乳》: 小羊每次吃奶都是跪着,人类认为这是感激妈妈的哺乳之恩。

菩提树是佛门圣树,见菩提树如见佛。此处为冥想空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汉文大藏经

在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内有“汉文大藏经”展,其中的一个展厅内,墙壁上都是经板架,黄花梨木经板就摆在架子上,一块块经板如同一本书大小,上面雕刻着各种经文。这些经板足有上万块,经板架的对面,是经板墙,顶面、壁面雕刻了《洪武南藏》经文。

除了经板,展览还特意设置了藏经阁,阁内典藏了5部《汉文大藏经》。藏经阁四周,都是经架,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经书,包括三藏经律论、圣典十二部等,彰显了古代全国印经中心的恢宏气度。

大报恩塔

图片描述
地宫

2008年7月,南京市考古研究所人员打开了这座千年地宫。地宫的年代比人们的想象的明代要早很多,是宋代始建的。

由于新塔位于明代大报恩寺琉璃塔的原址之上,为避免对遗址的扰动,采用四组钢管斜梁跨越遗址上方,地梁落脚点位于整个塔基遗址的外侧,形成“覆钵形”的新地宫,在原有地宫遗址上营造新的圣物奉安与瞻礼空间。这意味着,塔基不是直直深入地下,而是像倒扣的钵一样,千年地宫以及600年前的大报恩寺琉璃塔塔基被“罩住”,现代的塔基在外围。

新塔平面轮廓与古塔八边形平面吻合,内部由两个正方形旋转交错构成莲花瓣状,寓含花漫菩提。塔壁设置佛龛,新塔九层至屋顶攒尖有20米的通高空间,屋顶透明,云中佛殿悬浮于九层环廊之上,形成凌空的礼佛空间。据讲解员介绍,“跟琉璃瓷塔不同的是,大报恩塔八角展翼使用的是现代的玻璃烧制工艺,外挑翼板用超白玻璃包封,内侧对超白玻璃经图案蚀刻、手工上釉、高温烧制、夹胶合片等多道工艺,将当代艺术玻璃工艺与建筑幕墙技术相结合,呈现琉光塔影。”

大报恩塔白天、晚上看上去是不一样的。夜晚的大报恩塔,利用智能控制LED及远射投影,再现梦幻般的琉璃佛光。据介绍,除了塔身本身,四周都被纳入了灯光效果的设计范围。总体布局沿着景区的中轴线向周围发散,灯光从建筑延伸到水面一直扩展到花园绿地,体现出不同的层次。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推出的文创产品,还获得具有设计界奥斯卡奖之称的“红点奖”,将大报恩寺文化元素推向国际。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