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器“错彩镂金”之美你注意到了吗

2016-12-05  作者: A.R.M.Y 来源: 弘博网

或许提及到金银器,我们对它的第一印象即来自于它所附属的经济价值,它是人们财富的象征。但金银器中所留存的“错彩镂金”之美,你有注意到吗?

11月26日,由浙江省博物馆举办的“错彩镂金——浙江出土金银器”展将带领我们一同走进地处东南沿海的金银器,感受其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

图片描述
 

浙江唐宋以降,就是经济富裕、人文荟萃之地。伴随着经济生活的富足,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金银器的追求也就成自然之事。金银器的出土主要集中在五代吴越国、南宋、明清时期。

本次展览按照时间流线,将浙江省各地出土金银器百余件悉数展现,不同时代金银器所蕴涵的特色,都在展览中得到一一体现。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2月12日。

宋代之前的金银器

浙江出土的金银器在唐五代之前,相比于北方地区,十分少见。这一阶段,金银器更突出实用性。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此玉耳金钅和,为中国古代的一种酒器或量器。是先秦时期较为少见的由黄金锤揲而成的大件器物。金银容器的出现是金银器发展史上划时代的标志。

图片描述
战国 玉耳金钅和,绍兴坡塘306号墓出土,浙江省博物馆藏。

浙江出土的晚唐五代金银器主要是吴越国时期的遗物和长兴下莘桥窖藏。

吴越国时期出土的金银器,大部分是简朴大方的实用器,但是也出土了一些具有极高水平的金花银器。

下莘桥窖藏金银器主要是南方地方生产的器物,以实用为主,不追求富丽堂皇。其中,饰物种类比较丰富,首饰占很大一部分。

宋代的金银器

浙江考古出土的宋代金银器种类繁多,式样新颖,尤其南宋金银器占浙江出土金银器的大宗,主要分为器皿、首饰以及宗教用品。这一时期金银器趋向于轻巧婉约的姿态,更具中国传统装饰韵味。

工艺精细化

从制作工艺来看,这些金银器大量运用锤揲,錾刻、镂空技法,并创造性地运用夹层技法,既外观饱满,又节约了材料,为宋代以前金银器制作中所未见。工艺的精细不仅表现在造型中,宋代金银器纹饰虽没有唐代那样细腻华美,然而其洗练精纯亦非唐所及。

使用平民化

宋代城市的繁荣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使得金银器制造业十分兴盛,使得这一时期的金银器“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也尤其体现在了女性对金银饰品的使用中。

图片描述
南宋三花头双筒鎏金银簪,永嘉县下嵊乡山下村出土,永嘉县文物馆藏。

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嫁娶”条记载:“且论聘礼,富贵之家当备三金送之,则金钏、金鋜、金帔坠者是也。”这在从浙江地区出土的金银首饰中也有发现。

制作商业化

两宋时期的金银行业采取了完全开放的政策,更为灵活通便。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为了维护商业信誉,宋代民营金银器制作往往将行名、匠名及产地打印在金银器上,有标榜名牌产品的意味。

佛教用具多样化

与唐代佛教的兴盛相比,宋代更加民间化,各种规制淡化,供养器也多样化,珍藏佛舍利的银函、匣、盒、椁、棺、塔、宫殿,用于礼佛的银罗汉、供养人,仪式活动时使用净瓶、葫芦瓶、香薰等,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宗教供奉器具。

图片描述
北宋鎏金舍利瓶银龛,瑞安慧光塔出土,浙江省博物馆藏。

明清时期的金银器

明清两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后期,文化发展的总势趋于保守。其金银器制作一改唐宋以来或丰满富丽、生机勃勃;或清秀典雅,意趣恬淡风格,而越来越趋于华丽、浓艳,宫廷气息愈来愈浓厚。

图片描述
明银鎏金头面,王店李家坟M3出土,嘉兴市博物馆藏。

在明代金银器的纹饰中,龙凤形象或图案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这一变化到了清代,更加推向极致。

与宋元相比,明代金银器中素面者少见,大多纹饰结构趋向繁密,花纹组织通常布满器物周身,除细线錾刻外,亦有不少浮雕型装饰,对以后清代的金银器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

本次展览汇集了浙江各地出土的金银器百余件,有些展品首次展出。这些精美的金银器是历史的慷慨馈赠,他们携着时代的烙印,在今日依然美丽。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