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是种什么术?

2016-11-25  作者: 邹铭峻 来源: 弘博网

在国家文物局支持下,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合作,组织国内文博人才参加策展人学术交流,今年已经是第二届。经过层层选拔,来自国内四家文博和展览机构的策展人踏上赴法国和瑞士“取经”的道路。上周任杰老师所写的《“动物演奏的华美乐章”——巴黎十四区的展览没那么简单》,介绍了参观卡地亚基金会举办的“Le Grand Orchestre Des Animoux”(即“动物交响乐”)展览时的见闻感想,本篇文章则将对卡地亚基金会的运营管理等问题展开讨论。

艺术是种什么术——如果非得这么问。

艺是技能,术是道路、方法、策略,是运用技巧表达出有美的、愉悦的感官体验及思维乐趣的生活方式。所用之“术”,是“艺”的媒介和信息载体。

参加卡地亚艺术基金会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的策展人交流项目,一共四周时间来到欧洲。第一周的主题是“当代艺术:对当代和传统美术馆的挑战”。一共四天时间,在卡地亚基金会全透明建筑里和所有部分的负责人一一对接交流,收获不少,甚至包括了每天都有人陪吃午餐。收到他们准备的详细到每天每个时段的日程表,以及闲暇时期、周末的活动建议——最近在举办的文化艺术项目,以及值得参观的文化场馆。

传统&当代艺术的对立/传承?

在国内,不少人把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对立起来,甚至成为两个系统,这确实让文化机构有点找不到方向。聚焦于经典与传统艺术的人看到满天乱飞的概念和层出不断的新技术,总是有点疑惑。确实,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对话的关联?如何运营这种术,并且将其不断扩宽公众对于“艺” 的认知与意识?卡地亚基金会的工作方式给出了一种探索的模式,也许会比较接近答案。

成立于1984年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始终专注于促进和提高当代艺术的公众意识。从一开始就已确立了鲜明的策展风格,明确了使命和愿景,搭建了全球范围的艺术家的和合作网络。让·努维尔设计的全透明建筑,更是成为艺术家、专业人士与公众交流的艺术空间。

无论是艺术机构的工作者,还是看似和艺术无关的大众,我们知道有些人是艺术家,这么称谓他们——是我们选择了一些人,跳开主义和宗教的约束,代表我们去采摘带刺的花朵,打破禁忌,开拓生活的边界。每个城市或改建、或边缘、或主流的艺术社区,都是一片紧迫的、抵抗的、不妥协的临时家园。但艺术家既不会由此退却,也不能从中寻求到解决方案。

同时,只有在那种动荡和犹豫的地带,一个人才能第一次真正领会那种无法把握的东西之艰难。那些热爱艺术的人们,也依旧通过新的媒介,来到新视听空间,分享和再次创造新的体验,看似日常的生活,在每一个瞬间里发生着改变。

而卡地亚基金会也在以实际的方式理解、并支持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一直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支持中国艺术家的创作。黄永砯、蔡国强等在艺术生涯早期就参加了他们的驻留、合作等项目,到后期更举办了岳敏君等中国艺术家的个展。

围绕展览核心的主题垂直管理

与国内的艺术机构相比,基金会的部门设立明确,分工完整,配合度高,经过长期的工作经验累积和管理,基金会分为管理及财务、收藏、策展、展览制作、登记与物流、推广(又细分为编辑、广告投放、媒体、新媒体)、观众体验及服务、画册出版部门,围绕着展览为核心的主题垂直管理。

基金会收藏了大批反应当代艺术生命力、创作力的作品,并且不对作品有任何限制。每年,基金会都会收藏具有探索性和在艺术史上具有代表性和价值的艺术作品,目前已涵盖40多个国家、300多位艺术家的1000多件作品,成为法国最大的当代艺术收藏机构之一。

在策展方面,基金会的展览广泛地涉及现实领域,通过艺术结合数学、物理、语言、人类学等专业学科,街头文化、青年文化、城市环境等多元领域,再加上专家和专业从业者的支持,带来一系列别开生面、极具探索性的艺术项目,同时,也委约艺术家创作了大批非凡的艺术作品。

高水准的策展、展陈设计及执行,让每一个展览都能够成为范本和标杆。每年两到三个展览的速度保证了基金会对展览每一个环节的严苛要求和优质呈现。对于群展,策展主题会更加明确;对于个展,则更侧重于艺术家脉络的梳理及最新趋势的前瞻性思考。无论是什么样的展览,基金会都会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沟通,保持艺术家的好奇心,一同探索新项目。委约制作的作品,都是首次在基金会展出。

在每个展览同期,基金会还会出版一本画册。这绝非普通定义的展览图录或者文字说明,而是同一主题下的另外一种呈现。画册编辑通过大量的阅读、研究,梳理展览逻辑,并且根据独立的构思从出版物的角度重新诠释艺术项目。甚至大多内容是展览的延伸及补充。

展览之于艺术和策展主题的阐释与表达是体验的话,而出版则是更为丰富的阅读和知识的严谨补充。画册作为展览的另一种时态的延续,进入大学图书馆、文化艺术机构书店、交流机构,以及艺术爱好者的家。当然,艺术画册的销售同时也成为基金会运营的良性补充,反哺到更多的公众艺术项目中来。

原标题:《开拓另一片视野》

作者: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 邹铭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