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利行业盛衰以,岂因假期避趋之——旅美杂记

2016-10-17  作者: 匿 来源: 弘博网

9月下旬,我跨越太平洋,来到了美国,纽约、波士顿、华盛顿三个城市成为了本次旅行的目的地。出于工作关系和个人爱好,博物馆便成为串起整个旅程的线索,而城市的风景作为穿梭在博物馆间插曲被尽收眼底。只身一人行走在新大陆的土地上,我的感官全是外向张开的,我把自己完全浸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尽可能充分地观察、体会大洋彼岸的人文环境。

日常工作中,我听到很多关于国外博物馆的描述大概是:“他们是很好,但是不适合我们的体制、现状……(此处可补充若干名词),我们学不来”,这些话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同样作为博物馆,专业性是其作为同类的基础,好的地方为什么不学,又为什么学不来呢?体制差异到底有多大?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试图在公认的美国最棒的几家博物馆中寻找答案。

初心虽正,但直到临行前一天,除了城市间穿梭车票和住宿,我没做任何细致的攻略,也没来得及去了解这些博物馆的馆藏特点、定位特色等等。面对空白的知识储备,我为自己开脱:这样也好,正好可以不带期望、没有预判地走入一座馆,用自己的体验来衡量,用自己的观察说话。所以以下内容,纯属个人感受。

在东海岸的11个日夜,行行摄摄间,我走过了11座博物馆,其门类丰富,将其简单归为以下几类:

综合类博物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纽约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华盛顿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高校博物馆

哈佛艺术博物馆 -波士顿

Harvard Art Museums

哈佛皮博迪博物馆 -波士顿

Peabody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logy

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 -波士顿

Harvar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麻省理工博物馆 -波士顿

MIT Museum

专题类博物馆

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 -华盛顿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s National Air and Space

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 -华盛顿

The Smithsonian's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美国国家艺术馆 -华盛顿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美国国家非洲艺术博物馆 -华盛顿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s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rt

塞克勒博物馆 -华盛顿

The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

华美协进社中国美术馆 -纽约

China Institute Gallery

注:弗瑞尔美术馆(The Freer Gallery of Art)和赛克勒博物馆(The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合称为“美国国家亚洲艺术博物馆”

图片描述
 

接下来我就以参观顺序列几点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门槛低

门槛低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安检简单,二是购票游览方便。

安检简单,一些博物馆连安检机都没有

据我参观的几个博物馆,在安检方面既不同于我们的国家博物馆那样如机场般严格的检查;也不同于大多数国内博物馆随身携带的物品都要通过安检机,并且有很多限带物品。

他们大多连安检机都没有,观众只需要打开随身携带的包给安检人员看一眼即可。所以安检的速度很快,排队情况比国内热门的馆好很多。

在此次参观的这些馆中,我只在位于华盛顿的大热门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以及新开的国家非裔美国人博物馆门口看到排队的队伍,但这对于经常在国内博物馆排队参观的我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购票游览方便,门票可以夹在衣服上自由进出

如果是免费的博物馆,安检之后就进入大厅就可以直接进入各个展厅,观众不需要再出示任何证件领取免费门票之类的东西,当然这可能跟不限流有关(关于博物馆门票的几个问题,我们之后还会有专文介绍)。信息咨询台位于大厅的显眼位置,在这里可以领取博物馆地图及展览、活动安排的单页。

如果是收费的博物馆,买票的时候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需要出示任何证件。据我观察,即使是购买学生票、老年票等优惠票种也不会要求出示相关证明。大都会博物馆有多个售票点,从任一个窗口购票都可进入展厅。门票类似贴签,贴在身上某处,方便进出各个展厅。哈佛大学的几个博物馆也是如此,门票可以夹在衣服某处,自由进出。

图片描述
哈佛三个博物馆的门票

通过安检、购票这些流程确实让我感受到整个社会的信任度是很高的。在与当地人的交流中,我能感受到他们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城市节奏比起国内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要惬意很多。想起我和我的同辈们还在以各种段子和麻药来面对高速的社会发展带来的生活压力和内心困顿,不禁有点小伤悲。

不得不承认博物馆是处在大的社会环境中的,国内博物馆的安检、购票等措施我完全能够理解,因为不只博物馆,其它行业也是如此,我们的安全感建立在围墙、封闭、严格检查中,而我们的耐心和信任感则被浮躁的风气一点点消磨掉。

博物馆里的人

人与人的接触比人与物的对话更加实在。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接触到的人直接影响到对事儿、对环境的的感受。

在美国,当我在信息咨询台前观望时,会有人主动招呼我,告诉我这个是地图、现在有什么展览、什么时候会有导览;当我在展厅参观,没有注意到 “No photos”的标识牌,情不自禁拍照时,有人礼貌而温和地走过来以“please”开头,并解释这个展览不能拍照的原因;当临近闭馆时间,看展人员每隔五分钟会提醒展厅中的逗留的人,闭馆时间到了会礼貌地请观众离开展厅……这些我独自一人参观博物馆时与人的接触,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图片描述
博物馆导览图

我无意对比,但确实会不自觉地想到国内一些博物馆很不愉快的参观体验:咨询台工作人员一副上世纪80年代百货商店售货员的样子,盛气凌人的气势让我犹豫是否要上前咨询,总觉得自己会打扰她玩手机这件正事儿;展厅里的看展人员更是夸张,有厉声喝止拍照的,也有任由孩子在展厅大吵大闹而依然漠不关心的;当然了,还有那些离闭馆时间半小时多就开始赶人的。对,是驱赶,充满仇视般对待这些可能会耽误他们下班的参观者,以至于我经常觉得,博物馆的闭馆时间其实是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观众的参观是要在这之前半个小时就停止的。

我也试图去思考原因,我想,除了来自文化方面的差异以外,可能还有由于不同社会发展程度带来的对待陌生人的善意差别以及博物馆的运营管理水平之别。这里,我就不像大多数论文那样,又把“博物馆”的定义端上来,就好好说问题,我们的博物馆在观众服务这点上还有很大差距,而服务不到位的原因除了观念上的,从理念落到实践上还存在着时间差的问题,我们一起期待博物馆更加贴合社会发展的身份认同转变吧。

有诚意的说明文字写作

真正的差距其实是体现在最细微之处。见惯了国内博物馆器名、年代、材质、用途“简陋”的说明牌。此次美国博物馆之行,被各种各样或学术、或诚意或新意的说明牌深深震撼到了。

美国博物馆的说明文字,总体给我一种很友好的感觉。我英文阅读能力没有好到能够赏析他们用词、用语的地步,但是这些文字让我感受到了诚意。首先,我能读懂;其次,我能获得欣赏展品之外的信息;再次,通过这些文字,我觉得我的生活、我的时代与展品是有关联的,它们帮助我架起了与过往、与物对话的桥梁。

作为文字工作者我常会思考,什么样的文字是有温度的,是能打动人的?

在我看来,如果文采是一种难以学习到的天赋,但至少可以写出有诚意的文字。我理解的诚意是除了基本信息外,为每件文物写属于它自己的介绍,介绍它在所处的情境中的情况,并且彼此呼应、关联;而理想的效果是,即使对展品的背景知识完全空白,观众也能从寥寥数字中获取最关键的信息,并且逐渐勾勒出展品背后故事或文化的面貌。当然这需要很高的功力,毕竟大家小文。

图片描述
哈佛艺术博物馆介绍北齐佛像的说明文字
图片描述
哈佛皮博迪人类学与考古学博物馆里的说明文字 让我觉得与今天的生活是关联的
图片描述
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说明文字 几幅作品的说明文字相呼应,勾勒出我心中画家的轮廓
图片描述
美国国家自然博物馆里互动设施的说明文字及展品提示 请留意“please touch”

为什么国内博物馆的说明文字让我觉得冷冰冰的?回想一下,好像想明白一点,除去基本信息不说,介绍内容多为考古报告似的器物描述,长宽高、器型特征、工艺等等;艺术类展览则经常能看到跟作品无关的艺术家社会身份、政治职务的介绍,这些对于我理解其作品有什么帮助呢?难道是暗示我,他是因为社会关系处得好,所以其作品才能做展示?我很想得知的艺术风格、艺术流派、作品的解读则没有。这种呈现总让我觉得,他们的自说自话跟我没有关系。

我能理解,博物馆通常认为藏品是展览中的最重要一员,文物本身就可以作为一种语言呈现过去,其他一些辅助比如文字、图片、视频都应是以文物为主的,太过于强调这些辅助工具的阐释作用会有喧宾夺主的感觉。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崇尚简单干净、文字简洁的展览,或许因为策展人眼中,能读到文物信息已经很多,文物就静静在那里,已是不言之中有大美了。可惜很多观众不是专业人员,他们或许读不出文物的语言。

但以我的小人之心来揣测,我认为或许是我们的展览研究不够、诚意不足,我们并没有认真对待展品说明牌的写作,所以我们的说明牌显得程式化而且乏善可陈。毕竟为每一件展品在特定展览语境中作介绍,可比直接罗列信息要花费更多时间精力。今年年初,美国博物馆联盟2015年度“展览标签写作卓越奖”获奖名单公布,看到这些获奖展览标签时让人眼前一亮,有用诗一般的语言写作的,有用创新思维去营造故事情景的。当然这种“旨在认可与鼓励优秀的展览标签撰写者与编辑,从而为高质量的标签写作提供标准与启迪”的评选设置更让我受触动,对细微之处的关注与追求,才最能反映其整体水平。

图片描述
大都会博物馆的展品说明牌 我们能看到其完备的藏品分类编目体系(以后我们会再做专文介绍)

令人舒适的展陈设计

整个美国博物馆之行,我惊艳于这些馆的世界级收藏,全程我都觉得大脑和感官根本不够用,开始时候我还想多拍点照留作资料,后来我基本就放弃了,索性只专心体会。虽然很遗憾,我没来得及去更多小而美的博物馆,但就我去过的这些“大馆”而言,他们每个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

在展厅中晃荡,我有一个总体感受,这种感受很主观,难以量化说明,我总觉得展厅整体美感水平要比国内博物馆高,无论是从色彩与主题的搭配程度,还是视觉感受,都让人觉得很舒服。其实并没有什么炫酷的声光电,这点反倒是不少国内的新建馆更有后起优势,我指的是一种形式美感,一种身处其中的视觉舒适感。

图片描述
说明牌与整体色调的搭配协调
图片描述
美国国家艺术馆展厅外的走廊
图片描述
展厅整体氛围的营造,细节处处见主题

我也注意到不少博物馆在传递教育理念时,与我们有所不同,会更有策略。他们少有呼吁或者提口号式展现,会更有渗透性,更符合传播规律。

图片描述
同样是讲环保,可以感受一下这种文字和设计,并没有大段大段文字的说教
图片描述
专业的教育人员在展厅中做演示
图片描述
展出器物可以在后面的展板图片中看到其原始位置

还有一个感受是博物馆内各种互动设施损坏率很低,基本都可以正常使用,尤其是我去的几座自然类博物馆,这是孩子们热衷的场所,互动设施使用率很高,但我很少发现有损坏不能使用的。相比之下,北京大型的自然类、科技类博物馆中的互动设施,就显得很多都是“摆设”了。

各具特色的志愿讲解

在美国博物馆参观,碰到很多志愿讲解员为观众进行导赏,大都会博物馆更是有多种语言的志愿讲解。我个人很不喜欢国内很多博物馆在做的“小小讲解员”以及一些讲解员大赛,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方式当然也是在忽略个性的大教育背景下的,有时会偏离主旨并显刻板。但是志愿讲解不同,发自内心并全情投入自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老师告诉我,标准化的评比是肯定没有的。培训也是由馆员提供参考书目,供志愿者阅读,考核时是看其是否理解了文物的历史背景,能否用自己的理解为大家讲解,但讲解的风格是个人化的,不会做过多干涉。

图片描述
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的志愿者在讲解

售票处外面的文创商店

逛完展厅,一般会去有“最后一个展厅”之称的文创商店看看。据我的感受,美国的文创商品的种类其实也无外乎明信片、钥匙扣、丝巾、首饰之类;大都会有的,古根海姆也有,史密森学会下的博物馆也有,只不过是文化元素变了。当然,商品的种类和面向的人群还是很广泛的。

他们文创商店的位置,一般都在显眼处,而且与国内不同的是:一些收费的博物馆文创商店都在售票处外面,也就是说,即使不买票,也可以进文创商店。这既能提高文创商店的销售额,或许能让一些不想进馆参观的顾客看了文创之后有了进馆参观的欲望。

图片描述
哈佛艺术博物馆大厅,只有进入展厅需要出示门票,咖啡厅和文创商店都可以随意进出
图片描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文创商店,也是不需要票就可以进入

其实这么做,细想起来很合逻辑,既然要促进消费,那应当是进入门槛越低越好,所以检票多是在各个展厅入口,门票多做成贴签形式,方便出示;我们的博物馆情况则不同,多是售票和安检一起,检票是在一进门的地方,一定要先进入博物馆了,才能自由活动。我不知道这种做法,在国内是否具有可操作性,但真心觉得我们可以借鉴。

悬置的结语

当我重读全文,准备写结语时,我就发现自己写得其实很主观,还颇多意气之语,但我也不打算再去做一些修饰或中和,毕竟问题更适合被放大,赞美是从来都不缺的。当然,再次强调,这只是我的游记、我的感受,有认识片面或者错误的地方,敬请指正。

其实,我也发自内心地觉得近年来国内博物馆发展很快,看到很多博物馆人实实在在的努力和对未来热切的盼望,我也会欣喜;但当面对公认的理念与落到实践上所呈现出的矛盾和失调,我也会不解。比如说,我不理解,为什么博物馆文创突然间那么热火朝天,大家一窝蜂地做,各个都想做成故宫那样,可是做文创的目的是什么,博物馆的性质是什么,这种局面真的应该出现吗?当然我们可能就会追到国家政策上,到这个层面,这个问题就没法在这里讨论了。根源尚且如此,文创开发中存在的诸如同质化、品质不高等问题,那都是应有之义了。还比如,宗旨定位这是多么根本的事儿啊,根本到都不值得强调,全世界的博物馆都知道,可是国内的博物馆有多少是在这点上不明晰、甚至没有的,有多少是为建博物馆而建的。所以失格、失份的事儿常有发生,也会看到博物馆举办一些莫名其妙的展览,只会做一些配合国家大战略、迎上取巧的展览,不止展览,在运营的很多方面都表现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而且这类馆最看重的不是公众,是其他奇奇怪怪的方面,这就让我很费解了。

我也知道很多事儿,一追就追到制度方面了,就变得看起来无解、做起来无力了,但也请不要放弃,在能动范围内做到最好。就像我这篇文章,虽然已经拉不回来了,但我还是要再重写一个结语,以配得上弘博小编给我起得这个标题。

特别感谢朱扬明老师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导赏及提供的信息帮助,在此致谢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