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展览宣传——以上博“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珍宝展“为例

2016-08-01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博物馆策划的展览,从某种角度来讲就是博物馆自己生产制造的“文化产品”,无论创意多么出色,形式设计如何新颖得体,关键还要宣传推介出去,吸引尽可能多的观众进馆参观。

上海博物馆(以下简称“上博“)前几天刚刚结束了年度特展“菩提的世界:日本醍醐寺艺术珍宝展”(以下简称”醍醐寺展“),此次展览的展品是日本的重要文化财,题材又是涉及晦涩难懂的佛教珍藏,这样的题材往往让一般观众望而却步,但上博却凭借其精心的宣传,使这一展览赢得了众多观众的追捧。今天,小编就以上博“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珍宝展“为例,与各位就”博物馆之外的展览宣传工作怎么做“探讨一番。

图片描述
上海博物馆主办的“菩提的世界:日本醍醐寺艺术珍宝展”,是日本醍醐寺藏品首次在中国的展示,也是醍醐寺藏品历史上第二次出国展览。1994年醍醐寺被世界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寺内的金堂、五重塔等许多建筑物也被指定为日本的“国宝”。

基础知识普及,进馆之前观众不再是“佛教盲”

由于“醍醐寺展“涉及的题材是让外行人晦涩难懂的佛教珍藏,若想让观众能有兴趣踏入展厅,继而看懂展览,基本知识的科普是很重要的。因此上博微信平台自开展前一个多月(3月28日)起,陆续发布了醍醐寺①醍醐”宝“与”宝寺“(3.28) 、醍醐寺② 京都巡礼之醍醐寺篇(4.11)、醍醐寺③关于展览你不得不知道的9个问题(4.18)、醍醐寺④ 观展密集:看懂醍醐寺展的20个关键词(4.26)等科普文章,通过通俗的文字、如画的风景以及精美的藏品展开阐释,让人在欣赏的过程中豁然开朗。

图片描述

醍醐寺①醍醐”宝“与”宝寺“(3.28)

引经据典介绍了醍醐寺寺名缘起与醍醐寺宝,读完让人对醍醐寺肃然起敬。

图片描述

醍醐寺② 京都巡礼之醍醐寺篇(4.11)

介绍了醍醐寺的建筑布局,并按季节顺序介绍了醍醐寺每年例行的佛事,让人向往不已。

图片描述

醍醐寺③关于展览你不得不知道的9个问题(4.18)

提取了与展览密切相关的9个问题,普通观众看完这9个问题后,便会对日本醍醐寺历史、相关人物、寺院文化以及此次展览的策展理念、展品特色有一个概括性的了解。

图片描述

醍醐寺④ 观展密集:看懂醍醐寺展的20个关键词(4.26)

将“密教(真言宗)”、“小野流”、“胎藏界曼荼罗”等不知所云的信息词,通过通俗的文字和简明的图片进行解释,让人豁然开朗。

系列活动提前统筹,宣传时效性惊人

除了展厅内静止的“醍醐寺”展之外,上博还安排了内容丰富的专题讲座、特展导览以及日本传统文化表演等。上博的微信平台早在5月初就对未来两个月的特展活动进行了预告,采用日历的形式让人一目了然,活动内容与讲演嘉宾也丰富有料,可谓是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醍醐寺展”是上博今年强力打造的跨国交流特展,这样的跨国大展的每一项活动几乎都需要全馆各个部门的通力合作。以展览配套活动为例,就至少涉及到与藏品、社教、对外交流、陈展等工作相关的十余个部门。但上博能提前宣传未来两个月的特展活动日程,不得不让人惊叹上博强大的展陈统筹能力和对宣传时效的准确把握。

宣传走向幕后,“我在故宫修文物”式的宣传很卖座

除了展览内容本身的介绍外,上博还公布了一段名叫:一个展览的诞生:博物馆里那些让奇迹发生的人“的视频,透过镜头展现了“醍醐寺展”幕后的故事--一个用72天创作醍醐世界的故事。

图片描述

微信平台公布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与日本京都醍醐寺座主二人对展览所做的“推介”,两个大人物的讲述,为此次展览的宣传效果可谓是锦上添花。

近几年来,我国考古界已经在尝试着把考古发掘工作置于公众视野中,也赢得了普通民众的青睐。然而,在博物馆展陈领域,策展、布展等一系列工作则一直深藏幕后。上博此次通过官方微信发布的这则视频,通过72天里的22次拍摄,以影像的手段实录了整个展厅从展品抵达、开箱检查、展厅的设计与施工、展品布展的过程,并通过馆长、副馆长、青铜部研究员、展览部、陈列设计部、文化交流办公室与教育部的工作人员的一系列简短陈述,揭示上博展览的缘起、策展的思路、布展的过程以及配合展览开展的博物馆教育活动。

上博似乎已经主动撩起了一直以来轻轻裹覆着有关展览幕后一切活动的薄纱。

图片描述

上博微信平台关于“醍醐寺展”的每一篇文章几乎都有一万五的阅读量,从文章下的评论与留言也能看出观众对这个展的极大兴趣与期待。

基础知识补课:藏品已含羞展颜,展厅不再神秘

活动提前预告:时间、地点我都确定,就等你来

镜头走到幕后:一场有物、有人、有生命力的展览

所以,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来?

给观众需要的信息,做观众喜欢的内容,就这样,让观众一步步地陷入了这场与“醍醐寺”的邂逅,上博也通过导演这一场宣传大戏,引发了我们对于博物馆外宣传活动的重新思考。

其实关于博物馆外的展览宣传还有很多信息和实例可以挖掘,期待与各位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