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灾害与博物馆的保险事业

2016-07-27  作者: Na、Na 来源: 弘博网

又是一年7月21日,四年前的记忆犹如噩梦一般涌上了小编的心头,如今南方的洪水还未结束,北方多地又开启强降雨模式。

图片描述
 

而这样的大暴雨中,每一位博物馆人心中最牵挂的大概是博物馆中珍贵又脆弱的藏品了吧。

还记得前一段弘博网报道的“洪水天灾,文物无恙——里耶秦简博物馆拯救文物”的故事嘛?里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冒着巨大的风险才将文物保全,但博物馆并非每次都这么幸运……

图片描述
 

2004年7月,西安半坡博物馆两间库房被淹,上百袋出土陶片、土层样品被水浸泡,这些土样标本,对于搞清6000多年以前半坡地区的自然环境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但经过雨水浸泡后,这些标本将完全报废,损失惨重。

图片描述
 

2012年,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在遭受7•21特大暴雨后,博物馆被雨水迅速倒灌,馆内积水严重,一度危及文物库房的安全,经抢救虽度过险情,随后闭馆整修。

每每发生天灾损毁,博物馆都会在防护措施上深刻反省,力求将天灾挡在门外。但天灾面前并非每次都能幸运地保全藏品,如果一旦遭遇文物损毁事件,博物馆将会承担巨大的物力、财力损失,那么,博物馆还有什么措施能尽量弥补损失?

图片描述
 

在美国巴尔的摩有一家叫巴尔的摩和俄亥俄铁路博物馆,这里收藏了美国历史上让人敬仰的铁路线部分原型,还有相关古器物。2003年2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把博物馆里的文物毁灭殆尽,积雪达28英寸厚,博物馆因不堪重负而倒塌,收藏品损失过半,有关专家估计这或许是有史以来博物馆行业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财产损失。

幸运的是,这家博物馆为博物馆的藏品购买了保险,还在3个月前提高了保险额度 ,他们所买的财险可以覆盖1610万美元的损失,拿到了保险公司的赔付后,他们重修了博物馆,对于已经损害的艺术品,也凭借高科技手段进行了修复和仿制。巴尔的摩和俄亥俄铁路博物馆也感叹道:“是保险拯救了我们的博物馆!”

而提到博物馆保险事业,对于大部分博物馆人来讲还是一个陌生词汇。除文物出国展览要遵守国际惯例必须上保险外,即使乐观估计,中国也仅有10%的藏品上保,其余绝大多数藏品在陈列、展览、交易等环节中处于“裸奔”状态。相比之下,西方博物馆的投保行为已经相当成熟,为我国发展博物馆保险产业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西方博物馆保险事业概况

◎西方博物馆保险的承包范围较广

无论是藏品本身遭遇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盗窃造成的财产风险,还是博物馆运营工程中发生的运营风险,亦或是博物馆观众、博物馆建筑以及内部设施发生的意外风险等都在保险公司的承包范围之内。

◎西方博物馆保险行业拥有成熟的产业链

以藏品保险为例,从藏品的鉴定、估值、运输、保管、展览、修复、保养等环节都有专门的公司或者是保险公司专业人员来完成。

图片描述
 

安盛艺术品保险 ( AXA Art)网站首页 如世界唯一一家专业经营艺术品保险和艺术品服务的公司安盛艺术品保险 ( AXA Art)在接受艺术品保险业务的一般流程是:接到保险申请后,保险公司会聘请独立的艺术行业顾问进行价值评估,查阅申请表以及艺术作品的“身份证”和专业交易机构出具的原作保证书及历史交易记录,并到现场查看保品,检验储藏的条件,如防火、防水、防盗等多项要求,之后便进入了谈判定价过程。

◎西方博物馆拥有较强的投保意识与投保能力

由于西方博物馆大多为产权私营化体制,博物馆需要自己找钱,自行承担博物馆盈亏,所以西方博物馆经营着具有更为强烈的忧患意识博物馆的投保意识也较强。此外,西方博物馆大多能通过门票、咖啡馆、纪念品等附属产品经营以及企业赞助来获得大量资金,这样也为支付高额的保费提供了保障。

博物馆投保不仅为博物馆的安全又上了一道防护锁,更是对博物馆管理工作的监督和强化。以博物馆藏品上保为例,由于博物馆需要给保险公司提供一份详细的观察文物清单,这就要求博物馆要在日常工作中做好登记、编目、建档等工作,对馆藏文物做好全面、详细的记录。同时保险公司还会对博物馆进行定期的专业的风险评估,这也为博物馆的防护工作助力多多。所以博物馆投保不仅是一件功在当代,更是一件利在千秋的大事。

中国博物馆保险行业缓缓起步

2010年12月29日,保监会与文化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保险业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该《通知》确定了3家试点公司及第一批11个试点险种。其中就包括“艺术品综合保险”与“展览会综合责任保险”两项与博物馆相关的险种。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大型展览购买了保险,为展览保驾护航。

但由于我国博物馆保险事业刚刚起步,还存在着保险公司对文物保险的专业性不强、博物馆投保意识较弱、保费昂贵博物馆投保能力不足等问题,我国的博物馆保险事业正在艰难地前进,需要更多的关注与支持。

当然,强调博物馆保险事业的发展,并不能代替博物馆自身的防护安保工作,相信未来,在博物馆防护安保与博物馆保险事业的双重保护下,我国的博物馆事业将会取得更加长足的发展。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