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文博界十大争议事件

2015-12-28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编者按】2015年的文博界既有亮点也有槽点,有惊喜也有惊吓,【弘博年度盘点】先为您总结“2015年度文博界十大文博争议事件”。既然是争议事件,说明事件并未有结论,各方观点存在争论,未达成一致。本次的盘点小编只呈现,不做判断。

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中国·镜花水月”展

争议点:证据确凿还是无故躺枪

本年度最受关注的国外展览毫无疑问就是在今年5月7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配合纽约年度时尚盛事Met Gala和亚洲艺术部成立100周年,举办了题为“中国:镜花水月”的展览。此次展览最吸引人的除了展览本身外还有大批明星亮相。

于是有国内业内人士发文章提出了三点质疑:发布会媒体闪光灯频现对文物展品造成伤害、赛克勒展厅一直用的自然光、将金色华服与佛教艺术品、中国书画、瓷器和雕塑等文物摆放一起不协。此文刊出后引起了广泛关注,随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对提出的质疑做出了回应。这个事件究竟是业内人士吹毛求疵导致大都会博物馆躺枪,还是确有其事,还不得而知。

浙师大陶瓷艺术馆展赝品

争议点:展品真假对公众影响

6月12日,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开馆,首展展出171余作品,大部分来自浙师大美院退休老师李舒弟的捐展藏品。藏品涵盖了从仰韶文化彩陶到近代的陶瓷器。

之后梁晓新就指出称展品“假到惨不忍睹”并表示这是国宝帮队伍入侵高校。而浙江师范大学方面则称,该馆为 “‘艺术馆’而不是‘博物馆’,对于艺术品来说,展示只是平台之一。其次所有展品的标签都标注‘未鉴定’。有业内人士认为,“高校的博物馆带有公益性质,和社会是脱节的,里面有些真假问题也是带有研究性的,如果有不对,也可以在今后的研究中完善,而且瓷器本身的争议就很大,博物馆里真真假假都很正常。”

博物馆小小讲解员死记硬背

争议点:“小小讲解员”活动教学意图与方法

“小小讲解员”是博物馆组织培养青少年验博物馆讲解工作的教育实践活动。近些年这种活动十分火热,有些博物馆甚至把他们设置成了博物馆宣教活动重头戏,每逢假期都会举办。

在博物馆看来,“小小讲解员”活动可以给青少年一个重塑自我、增强自我管理能力、培养团队意识、社会责任感的平台和展示自我的舞台。通过这种实践可以让青少年学习到课堂中不能提供的知识,培养语言表达能力,还能够吸引青少年走进博物馆,对博物馆产生兴趣。然而博物馆在策划小小讲解员活动时死记硬背,让网友吐槽这样活动策划不能够提高综合素质,教学设计也缺乏琢磨,教学意图不正确。有人指出,博物馆吸引孩子的途径有很多,但讲解是一个专门的职业,是需要对观众负责的,在个别情况下偶尔为之还行,当成常规设置实有不妥 。弘博网还受到热心观众投稿,提供策划方案:如何策划小小讲解员活动。

盐业博物馆拒绝“水煮牛肉”

争议点:博物馆娱乐尺度

《十二道锋味》栏目组到自贡录制节目时提出希望在盐业历史博物馆内烹饪 “水煮牛肉”,但这一提议遭到了博物馆拒绝。

博物馆更多看重文物的安保性、知识的严肃性,但由此形成的封闭性造成公众对其产生距离感和陌生感。刻意的、说教的博物馆教育往往起不到应有的效果,于是与流行元素的结合,利用多元传播手段吸引观众走进博物馆,让博物馆变得更好玩、更亲民提供公众参与度。

国外的博物馆多数设有咖啡厅、提供餐饮等服务。还有很多博物馆举办宴会、派对等,在博物馆里拍摄节目等等。娱乐化的同时就有人指出,一些博物馆展览为文化明星提供了过多的表现空间与过度的视觉解读,一些博物馆故意迎合流行文化,表现得像“荒唐的追星族”。

北京首家知青博物馆成立

争议点:展览内容与实际情况

今年7月1日,北京首家知青博物馆在鸟巢开业。所展图片和物品大部分来自黑龙江省黑河市知青博物馆。展区开始是习、李的雕像,最后则以习的话作结:“上山下乡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是相当深的,使我形成了脚踏实地、自强不息的品格”。

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公开表示,展览(有)强烈的文革歌德派倾向,知青以及十年浩劫的苦难一点都不提,罪恶全变成了伟业”。博物馆负责人回应称,展览是为了弘扬知青不畏艰辛精神,未考虑加入反思内容。且知青不等同于文革,纪念知青精神不是文革回潮。

博物馆副馆长三地办个展

争议点:博物馆馆长的职业伦理道德

9月13日,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的“陈履生广州系列展”在广州三馆先后开幕,包括在广东美术馆的“务本——陈履生画展”;在广州艺术博物院的“思无穷——陈履生书法展”;在广州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光影造化——陈履生摄影展”。

网友对展览水平以及身为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的职业道德提出了质疑,认为"同时开三地三展的人世界范围内没有,其没有做学问和从艺的操守和自知之明。作为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应该将工作重心放在提高博物馆展陈和学术水平等方向上,而不是利用工作带来的资源优势为自己增加光环。

当然也有人认为,即使是副馆长也有举办展览的权利,他没有利用职位之便强迫博物馆举办展览,该文是在道德绑架。这篇文章在刊出之后不久就删除了。但关于博物馆馆长以及相关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和操守问这个问题仍然值得关注与讨论。

宝鸡青铜器博物馆改名中国青铜器博物馆

争议点:博物馆名称与影响力

11月16日,有网友发图称,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从此更名为——“中国青铜器博物院”。博物馆门口牌子的“宝鸡”二字“更名为“中国”,该馆负责人称,只是换标识并不是更名。

博物馆方面称,此次改名的目的是更好宣传宝鸡,提升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知名度和影响力,让更多人到宝鸡来旅游。

一方面,有人认为,现实环境中,非中心城市文化品牌易边缘化,在大众层面上的传播推广多有局限,不可否认更名是条捷径。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改名反而让博物馆失掉了地域特色,博物馆应该多想想么设计布展,怎么宣传推广,怎么做好做精。换名字只不过是投机取巧。另外,还有人对于博物馆能否配得上“中国”二字提出了质疑。

海昏侯墓考古发掘成果展览

争议点:快速成展的效果

西汉海昏侯墓应该算是本年度最受关注的考古发现之一,就在发掘工作进行之时,11月17日,《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成果展》在江西省博物馆开展了。原定为内展的展览,也对外短时间内开放,大量观众前往观看。

江西省博物馆表示,让成果惠及民众,让市民一同参与其中是他们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目的,公开展出,是为了让市民第一时间,近距离地欣赏精美文物,同时更加直观地了解海昏侯墓目前的工作进程。

如此快速成展,也引起了广泛质疑,仓促成展,专家论证会还没完成,很多研究未充分,会怎么向公众展示呢?也有不少人吐槽展览展陈设计略粗糙,有些随意。

博物馆卖萌

争议点:博物馆宣传与定位

2015年博物馆卖萌应该算是文博界的关键词之一,由故宫领衔,包括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良渚博物馆在内的多家博物馆在卖萌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故宫淘宝招了波有毒的设计师”在朋友圈刷屏,故宫淘宝的微博,历史人物雍正、鳌拜一改“严肃脸”,集体耍宝卖萌;还有一些博物馆在微博上互动、调侃,CP感十足。

博物馆“卖萌”不仅吸引眼球,也拉近了博物馆与观众之间了距离。但也有文博爱好者抨击, 认为如果“萌萌哒”的面孔弱化了博物馆传播严肃知识的权威,消解了博物馆高雅文化的形象,一些博物馆人在用萌萌的心,萌萌的物,异化着博物馆,也误导了喜欢博物馆的人们。有些人认为萌萌哒是博物馆走的捷径,“文宣、文创的严谨性和艺术性以及质量上不去的时候,萌化装傻简单化来得最快。”

莫高窟将建主题公园

争议点:文化遗产开发与保护

有媒体报道称,甘肃政府正规划将佛教艺术瑰宝莫高窟和一处观光乐园连起来,在中间建起假寺庙、民俗村和纪念品商店。

赞成方认为,可以在莫高窟建立主题公园进行开发,既可以增加收入,又能改善游客游览环境。反对方则认为,不能在莫高窟建立主题公园,过度开发。 “莫高窟无可替代,一旦破坏也不可恢复。建设主题公园势必危害莫高窟的整体环境。而且,游客只是出现在洞窟里,也会带来危害,影响莫高窟的保护。”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