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文博专业学生就业情况分析

2015-01-23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最近很多针对2015级毕业生的招考已经开始,国家公务员、北京公务员考试的相关职位分数线也陆续出来了。本期弘博说就来聊聊高校文博专业的毕业生可能会遇到的一些情况。小编也曾经历过,我先用思维导图的形式简单说明一下那种迷茫又带点绝望的心理活动:

图片描述

在脑海中因个体差异,会更加千头万绪。如图,每一点都会衍生出很多分支~这种感觉就像是梦境中的坠落,深不见底,又什么也抓不到,虽然知道是在梦里(谁都会经历,也终究会过去),但还是会沉溺在无助与无望中无法自拔。

好,现在我们来一点一点梳理这个问题:

1、我们是什么?(学科概况)

通常所说的文博专业主要指文物学与博物馆学,与考古学、历史学、文化产业等专业也有密切关系,由于各高校学科划分差异较大,这里不做更细致的界定。这里文博专业是指要求学生掌握博物馆学、考古学、文物学方面的基本理论和基础知识,接受历史、艺术、文化和科技等基础知识的综合训练,具备文物、鉴赏、研究和文博事业管理的基本能力的相关专业。

当然这些都是学科目标,真正实现多少要另说。

2、我们能干什么?(就业方向)

文博专业的毕业生能够在政府文物(化)管理和研究机构、各类博物馆和陈列展览机构、考古部门、文物与艺术品经营机构、海关、新闻出版、教育等单位从事文物、考古与博物馆的管理、研究工作。

文博专业具有专业性强、实践性强、学科交叉性强等特点,所培养的人才,就业时的指向性非常强,大多进入文博系统或相关文化机构。开设这类专业的高校数量有限,招生数量也不多,相信大家在找工作时也能感受到,一般外专业的人很难跟我们抢饭碗,实事求是的说要找到一份行业内的工作并不难,关键在于是否是自己满意的工作。

3、我们具备什么?(人才培养机制)

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陆建松曾指出:“现在博物馆从业人员鱼龙混杂,且两极分化严重。大馆招聘限制往往严格,以至于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三年招不到一个满意人才。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小馆却成为各种裙带关系争取编制的温床。” 我觉得这个说到点子上了,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一方面文博人才青黄不接,而另一方面很多毕业生找不到心仪的工作,考虑转行。从供需角度来看,确实是对接不上。

博物馆课程设置多为历史学、考古学、文物学、博物馆学、文物保护,学得非常杂,这种泛而杂的体系与博物馆不断专业化的趋势并不相称。文博毕业生做研究类的工作力不从心,几年的高校教育似乎并没有符合博物馆的需求。再从世界博物馆行业近些年的发展来看,以藏品保存和研究为主要职责的传统办馆理念渐被抛却,展示教育和公共服务渐成现代博物馆经营核心。但是高校目前文博专业的培养并没有这方面的训练,毕业生在博物馆教育和公共服务部门任职并无优势。就像陆建松说的,“学生什么都学,却又什么都不专,毕业后在拍卖行不能做鉴定,在博物馆不能做有逻辑结构的策划,在考古工地不能下工地组织开掘,成了名副其实的“三脚猫”。”

4、我们执着的是什么?(纠结的点在哪里)

可能你也会说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才会困扰,才不知所措。面对既成的、无力改变的现实(人才培养机制有问题,自身具备与社会需要脱节)我们能做的非常有限,但总有一些可为之事,比如观念的转变、定位的调整。这个听起来空,但事实如此。如果你有很多的筛选条件,那搜索到的结果虽精确,但必然有限。就找工作这事儿而言,如果地域、编制、待遇、自身千姿百态的要求等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还每方面都要达到预期,那这份工作一定是最难找的。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我不是要分析哪项要素不重要,劝你放弃哪个,我只是想说欲念越多,纠结越多,而当想要的与自身条件不具备的一碰撞,必然产生痛苦。

5、不是办法的办法(心理准备)

现实就是这样,没有那么多完美的事儿。可能你需要在心理明确:哪一点是最不能放弃的,然后在选择的时候坚守住这一点,其他有舍有得的选取。虽然有些想做的事儿暂时做不了,但可以去不断接近它。假如你想去拍卖行工作,你就不要在意什么“水很深”、“很难进入这个圈子”之类的话,如果是真的喜欢,它就值得你费尽心思去接近这个行业,你完全可以从端茶送水的杂活儿干起,去应聘拍卖行的行政职务,然后再用心学艺,补那些你在学校没有学精的鉴定知识,几年的磨练下来,你也就逐渐进入这个圈子了;如果非常喜欢考古,就是想干田野考古,那就别在乎什么编制不编制的问题,抓住机会,跟着考古所干活儿,几年下来,编制问题也就不是个问题了;如果想进入博物馆,那不妨先找机会去心仪博物馆实习,哪怕是做志愿者也行啊,跟你能接触到的博物馆人学习,实习结束后能不能留下来是一回事儿,但是那个时候你就不至于一味抱怨博物馆的招聘都是“根据某个已定人选来定招聘条件了”,你会有自己的认识;如果你想到文博行业相关的企业里做些类似文案策划的工作,那就积极找实习……还记得一位我很尊敬的老师告诉我,“要学会享受过程,接近目标”。这就是一种智慧。这一点也像《罗辑思维》提倡的死磕精神,坚持死磕,你会发现你当初觉得比登天还难的事儿也不过如此了。

6、如果连想做什么都不知道呢?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那就别想了,你是想不明白的。抓住手边的机会,去尽情尝试,亲自体验过了就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不要觉得这种尝试是在浪费时间,试误的价值就在于你不断接近正确的了。人生的苦恼,大多来自对过去的念念不忘和对未来的超前期望,不如抓住现有的机会去接近梦想。

7、其他情况

如果你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行业,想转行,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可能暂时离开了这个行业,但作为兴趣爱好发展说不准会更充分的享受其中乐趣。不用过于顾虑太多师长、亲朋的看法,跟他们真诚交谈,相信能取得理解并支持。

后记:

小编不是以成功者的身份自居来说这些话,只是回忆起并不是很久远的找工作心路历程有感而发。其实就算所谓“成功者”的说教又有什么实际用处呢,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你也只能从别人的经历中感受一些精神上的动力,走出困顿还得靠自己,谁都帮不了什么。最后,祝愿毕业生都找到理想的工作!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