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相契、如约十年 ——李汝宽家族捐赠文物十周年纪念活动在青岛市博物馆举办

2019-10-16 来源: 弘博网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10月14日,李汝宽长子李经泽先生再次向青岛市博物馆捐出一件“明正德至嘉靖戗金雕填龙纹方盘”,该盘具有存世极少的明正德时代风格,且以少见的戗金雕填工艺制成。至此,历经十年如一的捐赠,累计有27件李汝宽家族珍藏入藏青博。“李汝宽家族捐赠文物十周年纪念仪式”于当日上午在我馆举办,青岛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于冬泉,市文化和旅游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蔡全记,市文化和旅游局一级调研员陈啟等相关领导和李先生家人及媒体朋友出席此次纪念仪式。

李经泽先生介绍捐赠漆器.jpg

李经泽先生介绍捐赠漆器

仪式上,隋永琦馆长简要介绍了李氏家族的捐赠义举、博物馆不负重托的传承行动,表示将守护好国之瑰宝、讲好中国故事。于冬泉副秘书长向李先生颁发“青岛市荣誉市民”证书,这是市政府对李先生至善至淳的家国情怀,对李氏家族推动全市文博事业发展、形成示范效应给予的高度肯定,也标志着青岛对这位老人和李汝宽家族的铭记与感恩。

随后,李先生和到场领导为我馆编辑出版的《万华于归——李汝宽家族捐赠文物集萃》一书揭幕。年近九十的先生稍显激动,他认为青博人书写了情缘,延续了美好。“万华于归”四字,表达了自己眷恋祖国、怀念故乡的心情,也为文物找到了更好归宿感到欣慰。

于冬泉副秘书长、蔡全记副书记为新书揭幕.jpg

于冬泉副秘书长、蔡全记副书记为新书揭幕

最后赵好副馆长介绍了《万华于归——李汝宽家族捐赠文物集萃》的情况,青博首次为一个家族的十年捐赠出版一本书,它突破了古板的文物图录方式,精选家族的文物研究著作、漆器研究成果并收录所有捐赠文物介绍。本书旨在延续博物馆与捐赠者之间美好情愫,与观众们共享国之瑰宝浓厚文化底蕴带来的丰富体验,致敬家族收藏、弘扬大公无私的家国情怀、传播庄重严谨的治学之道。让更多文物爱好者关注文物保护,传承经典文化。

李氏家族的捐赠,不在世间名与利,而在至善、至淳的家国情怀。前世漆器,千文万华,今生漆缘,幸甚至哉。薪火相传、代代守护好这些国之瑰宝是博物馆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对李汝宽先生及其家人最高的礼敬。

市政府副秘书长于冬泉颁发“荣誉市民”奖牌.jpg

市政府副秘书长于冬泉颁发“荣誉市民”奖牌

链接:

明正德戗金雕填龙纹方盘.jpg

明正德戗金雕填龙纹方盘

捐赠的这件“明正德至嘉靖戗金雕填龙纹方盘”,长18.9厘米,宽18.9厘米,高2.1厘米,夹纻胎,盘腹壁使用圈叠胎,倭角方形,浅腹微鼓,平底,底部有弧形四足。通体采用戗金填漆技法装饰,盘面用绿、黑、红等彩漆饰龙纹、灵芝纹、海浪纹图案,在彩漆图案的轮廓边沿用刀刻出凹槽,填入金彩。所饰红绿双龙,张牙舞爪,首尾相连绕盘一周,鬃毛成蓬,有上冲之势;红色金龙口持灵芝,瞠目前视;绿色金龙,张口伸舌,对另一灵芝呈势在必得之势;周边波涛汹涌,浪花四溅。盘内壁四周雕菊花缠枝纹。漆色以柔和的暗红和黄褐搭配,配有闪耀夺目的金黄,有雍容华贵的视觉效果。

图7.万华于归封面.jpg

万华于归封面

《万华于归——李汝宽家族捐赠文物集萃》封面的中间部分是“明正德至嘉靖戗金雕填龙纹方盘”,上部是2010年捐赠的一级文物“明永乐剔红人物博弈图盘”的人物局部图,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底色选取黑红两色,主要表现生漆特有的“白如雪,红似血,黑似铁”的色彩特点。里页的文物赏析有重点文物的局部图,例如款识、纹饰、人物等。内容涉及李氏家族简介、家族与博物馆情缘、捐赠文物赏析、家族出版书籍述评、家族漆器专业研究文章等。不论文物爱好者还是专业人士,都会爱不释手。

书名“万华于归”中的“万华”取自于“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明代《髹饰录·序》),表现漆器“巧夺天工”的高超水准,绚丽多姿的艺术风貌。 借喻李氏家族捐赠的文物工艺精湛、价值超群。“于归”选自“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诗经·国风·周南·桃夭》),“之子于归”意为女儿要出嫁了。李经泽先生代表家族向博物馆捐赠文物时曾提到:心情犹如嫁女儿一样,很不舍但又很高兴。时刻提醒着博物馆人铭记重托,“薪火相传、代代守护”好这些国之瑰宝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部的同行们对此次新捐漆盘进行了全面的CT扫描,探知这件文物使用了晚唐以后就有的圈叠胎制作工艺,戗金雕填的装饰技法等肉眼难以捕捉到的信息,相关研究文章以及这些珍贵的扫描照片本书都已收录,传达了当下用前沿科技研究古代艺术的最新理念。

该书的出版必将吸引更多人关注文物捐赠,关注中国古代艺术。

 

 

图文来源:青岛市博物馆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4期
当“博物馆之夜”触碰职业伦理,博物馆应如何应对
近日,在微博上#与千年古尸同眠#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博物馆如何把握宣传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馆使命的同时尊重人的伦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馆如何与“纳凉族”和平相处
博物馆出现“纳凉族”,是疏还是堵?博物馆用怎样的态度又该与之相处?
2019-08-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