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徐纯专栏 > 学术研究 > 正文

区域博物馆运动——看图认识博物馆(下)

2016-10-19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上篇我们列举了地方、地区、生态性质的区域博物馆在文化资产、展览设计等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更多的是基于对“在地性”概念的一种理解,突出区域博物馆的性质。本篇我们将会从考古、民族、历史发生地性质区域博物馆的发展再做一个基本的介绍,从中我们也可以对比欧、美地区在区域博物馆运动方面的不同。

一.考古学性质的区域博物馆

采用考古三时代的系统来将收藏分类、组织、断代的是汤姆逊(Christian Jurgensen Thomsen, 1788~1865),他透过对Lucretius Vedel, Simonsen Montfaucon, and Mahudel三人研究发现确立考古三时代理论。他就任哥本哈根的丹麦考古博物馆的馆长时,只要有农民来参观,他就为农民观众解释博物馆的收藏与考古的工具,因为农人是接触土地的第一人。

结合居民生活的费绪柏恩博物馆

由社会考古学家Augustus Henry Pitt-Rivers从对军队枪枝的训练开始就收藏工具,扩充到人种志学的文化演进论(Evolution of Culture)。1883年,他在Oxford以14000件收藏创立了Pitt-Rivers Museum,1880年得Rushmore Estate in Cranborne Chase遗产,将之成立费绪柏恩博物馆(Fishbourne Museum)。

图片描述
导览室展示着发掘中的物件

1899年,众多观众到法汉的拉媚游园(the Larmer Ground)来听圣神降临节(Whit Monday)戏剧。这是彼特瑞福将军“诱引”观众的方法之一,地方上的文化资产保存要靠在地的居民,可是如果把这项责任与他们平日生活结合,他们可以将这份责任当作在地性来轻松地负起,所以适度的大众化娱乐要比上课更有互动与效果。

图片描述
来听戏剧的观众

与文化人类学结合的美国The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Boaz’s Collection

在美洲的考古学发展却是另一个取向。这是The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Boaz’s Collection的仓库。F. Boaz是美国第一个有系统的做田野调查的人类学家,首先他是在爱斯基摩腹地Baffin Land完成田野调查的新方法,以参与观察法为主要的方法论,他把人类学与印地安人在地的自然与历史结合,从原住民的观点来看他们的在地性文化。因此,事实上他的第一批收藏就放在温哥华的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的考古人类学博物馆,而放在芝加哥的the Field Museum则是美国东部的印地安原住民收藏,还有一批是在哈佛大学的人类学博物馆。这与他在人类学学术上建立的“在地性”理论是相互呼应的收藏。

图片描述
印地安人物件展览时,请来印地安人展演他们用这些物件的仪式

The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Boaz’s Collection都以印地安人的生活方式为展览时诠释物件的背景,也就是说,博物馆对物件的诠释是把考古学、语言学、体质人类学与文化人类学融合为有哲学立场的背景,这是向过去以欧洲人为中心的人类学理论挑战,这样就使博物馆的诠释比较不会受到政治权力的影响,而学术上田野调查的力量却用于“在地”人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文化。在博物馆里,Boaz是职业生涯与公众生活结合的博物馆伦理,反对种族主义与进化论的观点。

二.民族性质的区域博物馆

保留当地人文文化的华盛顿特区美洲印地安人国家博物馆

哈佛大学Peabody Museum收藏美国东岸印地安文物,美国人类学博物馆在1990年联邦政府的《原住民墓地保存与文物归还法》规定下,Peabody Museum组织一个原住民与馆员联合的委员会,做10年清理仓库的计划,并以目前印地安人的建议,将他们过去与目前生活做比较性的展览。

图片描述
原住民馆员按照印第安人的语言与生活习惯重新布展

这个展项是他们语言中交通工具,利用这个总称的名词当主题,所以重新展览时就把所有用在雪地里的物件组合来做展示,摆放物件位置的原则是把这些文物当艺术品来布置,这也是1990年《原住民墓地保存与文物归还法》所规定下的趋势。这个趋势到2004年9月,华盛顿特区的美洲印地安人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Indian)重新开幕时,观众所看到的原住民展览手法就成熟了。

美洲印地安人国家博物馆的新建筑是以印地安人相信的风水理念重建的,这就是印地安人文化的“在地性”,以他们的信仰来盖建筑就是重视他们文化的在地性,这也是他们被称为原住民的原因,在纽西兰将原住民称为国家的第一民族,也是这个原因。美洲印地安人国家博物馆属于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博物馆之一。

图片描述
博物馆外观

该馆呈现旧时印地安人的服饰中,旁边也放上标示着印第安人纹饰现代名牌Adida的运动鞋,在新的藤编篮中有类似旧时纹饰的小别针,这种过去与现在对比的展览理念,是要把印地安人如何从过去别人以为他们落后的观念走向现代平等的脚步呈现出来,而不是一直强调历史的悲情,期待所有美国人都走向健康的社会融合。

图片描述
部分展出物品

提倡先导性文化思维的温哥华Museum of Anthropology in UBC

温哥华的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us考古系的人类学博物馆(Museum of Anthropology in UBC)是由F. Boaz创下的基础发展出来的。事实上,这个馆是由F. Boaz的学生,Harry Hawthorn夫妇利用当时富商Walter & Marianne Koener的收藏,以Boaz的方法论做出的展览,所以现在Hawthorn夫妇开馆后23年研究工作的资料都另开一室,提供学者们参考。建筑外形就取印地安人的图腾形状做模板,其特殊点在于它是为单一主题所建的博物馆。

图片描述
展览内外空间

民族博物馆面临社会变迁时要应付的是本身文化所受到的影响,UBC考古系的这个民族博物馆就采用“研究展”来接受这项挑战, 把还未有研究结论的收藏呈现出来,期待认识这些物件的观众可以给官方些许的信息。这些收藏包括了过去西海岸的印地安人文物与温哥华新移民的文物,这种方式在博物馆学里称为“开放典藏库”(open storage);另一个办法是为现代印地安艺术家做展览,让这些先导文化思维的新艺术作品可以给观众一些新方向。

图片描述
展览情况

三.历史发生地的现址博物馆

综合文化观光资产,巧用多媒体技术的瑞典Wasa Museum

至于历史发生地的现址博物馆我们就以瑞典1981年建立的Wasa Museum为例,这个博物馆既不是国家主义的浪漫思维,也不是民族学、人类学等学科性的社会议题,却纯粹是从文化观光经济策略的观点出发的。该馆的前门北国博物馆(NordikaMuseet)、后门就是码头,从这种前后门的关系来看,这一连串的博物馆和景点与Skansen Museum、柏林博物馆半岛或芝加哥博物馆园区有异曲同工之意,因而形成整区的文化观光资产。当博物馆在考虑文化产业时,这一项伙伴关系是值得参考的。Wasa Museum的建筑本体是按17世纪一艘沉船的轮廓建造的,它座落在沉船的港口,真是切题又有趣!

图片描述
博物馆外观

1628年豪华巨大的Wasa船竟在首航几小时之后就沉船,以这艘1965年开始打捞、修复的船身实体作文化见证当成博物馆成立的理由,是瑞典政府增添观光业的愿景;观众见到这解剖船的四层装置模型才发现,沉船原因是愚蠢夸大的国王要求把64门大炮装在顶层船舱上,重心太高使得船身没有足够的吃水深度,在行驶到海湾的另一头风向相反时就翻覆了;再用3D电影来模拟当时船在港口巡礼一圈时,转到一定方向被一阵风吹倒而沉船,后人的聪明科技找到国王无知炫耀的结果。瑞典人的展览设计利用多媒体的技巧也让人拍案叫绝。

图片描述
展出沉船模型

加强文化与学术建设的坦萨尼亚苏库马博物馆

我们用坦萨尼亚(Tanzania)的苏库马博物馆(Sukuma Museum)来代替现址的民族博物馆。它是1950年代由圣西西里亚的天主教学会(Catholic Society of St Secilia)所创立的,由熟悉这个地方的加拿大籍的克里蒙神父(Father David Clement)领导,目的在保存并鼓励当地最大的苏库马部落的文化。同样的实验案例在非洲其他地方各处都可以看见,这种博物馆都在尝试可以发现如何去除传统博物馆的抑制与限制,由国家或地方文化、自然、自行呈现出来,也可以提供学术与学习无限的吸引力,而成为全球化文化产业的一部分。

图片描述
苏库马的皇家御亭

苏库马博物馆分三个方式进行文化建设的工作:1) 设立一个文化研究委员会-提供需要的学术基础;2) 安排苏库马传统工艺展览,其中每个单独物件在多次多项的展览之后可以找到其不同处;3) 成立坦萨尼亚手工艺及民俗传统舞蹈学校,以提升民俗生活文化的水平。

在“收藏的在地性”发展过程中,与在博物馆实际操作的馆员对这些文化遗产使用的自主性有关。虽然在区域博物馆运作的本质上,它与原来的传统博物馆还是一样,要有发生文化资产保存、展示与教育的功能,但是在建构在地文化的博物馆学的三变项中,它的收藏拥有人与观众却合并为同一个“人”。即博物馆要以民众为它的文化遗产拥有人,也要将民众做为它的服务对象。这是当代在地性的博物馆与文艺复兴以来的现代博物馆之传统的最大不同之处。其次还需要指出,在地性的博物馆之发展必须有三方面力量的配合方得永续发展,那就是地方政府的支持、民间的参与,以及专业人员的加入,三者都是必不可少的。同时,我们这些国外对于区域博物馆的探索也将对国内开展区域博物馆提供宝贵的经验,至于如何结合各馆自己馆内实际资源,实现社教、科研等功能将成为我国博物馆人探索的重点,我们的区域博物馆的发展依然任重而道远。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燕国达人之探访古燕国
燕国达人之探访古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