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徐纯专栏 > 学术研究 > 正文

如何策划博物馆教育活动

2016-08-17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

欧艳2016-08-02 在「文博圈」上发表了「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在当前博物馆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刻,这项议题不但重要,而且必需,尤其是在方法论上。尤其当我们主题落在「如何策划」时,大半读者都期待着知道,实际上的行动或动作是什么?因为作者在文中也提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2014年广东省博物馆二、三级博物馆评估材料中,很多市县级博物馆,将活动流程作为博物馆教育项目的策划方案提交。」当然,这根本不是怎么做,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

国内外针对“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策划”的培训

欧艳的文章提到了国际博物馆协会教育与文化活动国际委员会为了响应各国博物馆教育工作者的要求,自2012年起,每年出一本《最佳方法—提高全世界博物馆教育》,以便在全球范围内交流推广经验。国内,北京故宫在2013年成立的“国际博协培训中心”(International Training Centre for Museum Studies, ITC/ICOM),在2014年秋季培训班中以“策划博物馆教育项目”作为课程。2011年以来,中国博物馆协会旗下的社教专业委员会也多次举办培训研讨班,邀请国外博物馆教育专家来培训我们的馆员。以上,目的就是期待我们的教育人员可以快速规划好的项目方法的捷径。

接下来,他明确提出博物馆教育项目ICOM对博物馆在教育上的定义,但是他却将美国国务院与外交部委托美国博物馆联盟所执行的“博物馆联结:构建全球社区”(Museums Connect: Building Global Communities),误认为也是博物馆的教育项目之一。事实上,美国外交部的这项经费,是要透过外国的博物馆来补助他们社区,到美国同类型的博物馆一起做交流的活动,即利用博物馆在社区的角色来办美国的国民外交。似乎不是要博物馆教育人员学到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

美国在“策划好的博物馆教育”议题上的研究回顾

事实上,美国博物馆联盟旗下有几个「实践」性的博物馆教育的专业委员会与组织,各有刊物陆续出版,内容都是有关博物馆教育理论、培训与运作的创作文章,每期都按着特定主题收集有关文章,都是与主题有关的研究报告、案例调查、交流与评审的工具。值得我们注意的是2012年夏天出版的《博物馆教育》第37期(Journal of Museum Education, JME vol.37, Number 2, Summer 2012)中,将1969-2002这30多年间一系列博物馆教育的历史对话,涉及博物馆教育座谈(Museum Education Roundtable, MER)、AAM博物馆教育专业常驻委员会(Museums Standing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n Education, EdCom)、以及美国的国家博物馆教育部门(National Art Education Association Museum Division, NAEA)等,在博物馆教育上的角色与实践的历史做了整理。我们从它的目次就可以了解,特地补充如下:

专业化的运作:近来对博物馆教育运作的批判观察;

专业化的运作:对近代博物馆教育历史的检视;

专业组织与专业化的运作;

博物馆评量:我们曾在哪里?有甚么改变?以及,我们下一步必需要到哪里?

运作上的革新:该领域内受到相关技术影响的检视;

我们做得最好的是甚么?为博物馆学习本身的权益而做的案例;

案例研究:愿景的分享/运作的转型;

从行动到品牌的再建:博物馆教育长期而奇异的旅程;

方法论上分三项:1) 工具、架构,与案例; 2) 考古挖掘的激励; 3) 强调点的改正。

好的策划需要实际的工作坊来锻炼

如果我们真的要学到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仔细的检视这一集刊物,我们会发现美国博物馆教育专业界的实践经验是值得我们参考的,如果想让我们的馆员明白如何策划一个好的博物馆教育项目,恐怕要以实际的工作坊来锻炼。从1982年秋天开始,芝加哥的费氏自然史博物馆(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oty)在Kellogg基金会(W. K. Kellogg Foundation)支持下,启动一项「博物馆:公众教育的代理机构」(Museums:Agents for Public Education)培训计划。其原始的目的是要以馆员个人成长做为启动的机会,来达成:博物馆/学校合作的行政、为调适多元观众学习方式的教育节目策略、与团队合作取向的节目及展览之发展模式。这个计划所投入的,也是它所涉及的就是:「规划与提供论坛,以讨论及传播观念、以实际的需求来提供技术的协助、并提升理论性的讨论。」也就是说,这正是我们上面提到的:实际的工作坊来锻炼。这项培训结束之后,1988年费氏自然史博物馆的承办人与参与这5年来锻炼来自300个馆的500位馆员之间,互动、探索与发现后,共同得到的综论,出版了一本书:《公开对话:博物馆专业发展的策略》(Open Conversations: Strategies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in Museums)。《公开对话》在对话中是从博物馆组成的三项基本元素来串连的,就是把机构组织、观众、与馆员连到一起。每一章节都先有一段短的叙述,描绘出博物馆从业人员所面临的一连串议题,这些议题后面会有一篇短文形式的说明;跟着是由课程的参与者所写的案例与练习;然后跟着几页是「来自同侪的声音」,是参与培训者对课程的效度之评语。每个章节都在最后附上工作坊,这些设计是要进一步协助并引导读者探索这些议题。这本书可以是馆员规划与实践展览或活动时的一种思考与沟通的工具。

其中作者之一,Mary Ellen Munley形容该计划的影响如下:

新世纪博物馆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Museum for a New Century)做了一项结论:认为博物馆尚未完全的实践他们作为教育机构的潜力。该委员会建议,博物馆应该把观众学习的新取向发展出来。深植在the Kellogg Project的这项培训中,让博物馆认识到观众学习的新取向。我们仅仅说,博物馆有能力提供给不同年龄的观众,丰富他们的生活,这种说法已经不够了;把博物馆看成是理所当然的教育机构也已经说得太久了。这项Kellogg计划指引了几百个博物馆、几千个博物馆从业人员做讨论…把梦想变成具体目标与活动。

规划博物馆教育的目的

80年代初,美国博物馆协会旗下之博物馆教育专业常驻委员会领航的专业对话就已启动。教育人员对于:博物馆教育的状况、博物馆被视为学习环境的性质、与博物馆的责任、任务与目标等面向做讨论。其中浮现出的争议所涉及的面向有:博物馆教育理论基础的必要性;对博物馆观众,特别是对非观众的了解有更大关注的需要;博物馆与其他教育机构合作所学习到的价值;以及他们所期待的训练。这些议题都是为增加教育人员对主题为基础的知识、与他们以对象为基础的思考、与观众学习的技能所产生的询问与请求协助。这些都可以帮我们分析一个博物馆的「人格」(personality),更重要的,可以让我们更进一步去反应与说明我们的任务声明。The Kellogg Porject工作坊与参与培训的博物馆从业人员的对话─《公开对话:博物馆专业发展的策略》就是继承这种对话方式。明显地,这对话记录揭示了规划与实践博物馆教育活动的五项目的:

使博物馆收藏的物件与它们所代表的概念成为可接近的;

为我们的观众创造出一个肯定的,而且可以享用的经验;

增进知性的可使用度,博物馆人要发展出一个聚焦的,但又可以自由移动的学习环境;

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导至我们物件的唯一特性、它们的意义、与它们的真相;

激发观众的好奇心、探索与发现欲。

最后要补充的是,美国博物馆协会的教育专业常务委员会在1989年就开始采用的一份「博物馆教育人员的专业标准」(Professional Standards for Museum Educators) 。虽然已经过了近30年,至今仍为博物馆教育人员自我遵行的规范,因为它的基础是建立在专业伦理法规上的,在1992年该委员会再出版的《最佳的运作:博物馆教育的准则与标准》(Excellence in Practice: Museum Education and Standard)中并没做修改,美国博物馆教育界遵行至今。所以我把全文翻译给大家参考:

附:《博物馆教育人员的专业标准》

序言-威廉斯(Patterson B. Williams)

1978年所出版的《博物馆伦理》是美国博物馆协会50年以来,首次在博物馆及博物馆专业人员的伦理方面发行声明。这10年中,我们在新的专业标准与运作上已有更新我们注意力的必要。博物馆业界都很关切的参与这项持续的自我检视,这是当今世界任何专业团体应采取最合宜的一种专业态度特点。

如今我们都深深的体会到,无论以博物馆是整个机构、或以博物馆专业人员个体的立场来看,他们都对民众、收藏有广大的、有影响力的义务,这份义务并不很轻松。所有更新的博物馆伦理声明都正在进行中,为坚持我们的任务、并为我们的专业立下一个标准,它是站在博物馆的传统功能与博物馆运作的世界趋势之间,找到一个可持续的标准。

这项为博物馆教育人员专业标准所做的声明,是为要补充美国博物馆协会的《博物馆伦理》及国际博协1987年的《专业伦理法规/法令》(ICOM’s Statutes/Code of Professional Ethics)而制定的。这份声明代表现在的博物馆教育专业人员之间的对话,内容说明博物馆扮演一个教育机构的角色被委托之任务,以及博物馆教育人员扮演协助这项委托任务的实行者两大主题。这份声明也是坚持任务的象征。博物馆教育人员的任务就是要努力为服务民众的责任而奋斗,至于至善。就如我们首次专业伦理中的声明一样,它关注于博物馆对民众教育的义务,它是博物馆教育演进过程中的一个正字标记。

在博物馆专业精神中,这份声明是个集体创作。首先(美国)东南地区的博物馆教育人员在金凯伦与葛拉士(Karen King and Nancy Glaser)领导下,创作出一份草稿,这是我们走向实现最后制作的第一步。全国的教育人员团体在地区或地方的会议中,对这份进行中的档案提供深思的批评。同时有40位以上的个人花时间做研究,提出了实质的建议,其中Diane Brigham, Barbara Henry, Kate Johnson, Teresa LaMaster, Joan Madden, Gordon Murdock, Susan Shaffer, and Bret Waller作了最多的贡献。Mary Ellen Munley收集了这些评语,做成更新的稿子。Mary Alexander, Nancy Glaser, Elaine HeumannGurian, Mary Ellen Munley, Carol B. Stapp等人与我本人(Patterson B. Williams)组成委员会,与主编Ellen Cochran Hirzy共同完成最后的文件。最后由教育委员会的遴选会员通过。

我们希望所有的博物馆专业人员,把这份声明看成我们共同分享这份重任时的坚持;以促使博物馆成为所有询问、发现与学习的场所。

导言:

每个博物馆对它所服务的民众都有一项教育的责任,博物馆是唯一提供给所有不同年龄、兴趣与背景的人,在这儿与物件及概念相会合的地方。博物馆教育强调:要搭一座桥,使观众的经验及期待与博物馆的收藏所引发人类的经验与概念相会合。

为实践博物馆机构受委托的教育任务,博物馆专业人员必须共同努力于确保下列事项:

博物馆呈现的物件要有完整性/原样性、真实性、有正确的保存方法,而且质量保证;

传播给博物馆观众的信息要正确;

对博物馆的观众的咨询要做有知识性、要有助于他们的响应;

展览呈现的质量;

对不同观众的认知与博物馆传播知识的诚直,博物馆在概念与博物馆物件的收藏与呈现的交换中,有很重要的责任。

这份标准的声明是为了要鼓励博物馆专业人员,在实践这项重任时,能为服务民众做到至于至善的奋斗。这项标准可做为服务不同公众任务的提醒标竿,让所有的博物馆专业人员采用。它可以衡量博物馆的教育责任之水平基准,也可以做为帮助博物馆教育人员检视自己专业行为的指南。

博物馆教育的界定

博物馆收藏、保存、诠释并研究有文化的、历史的、科学的与审美的价值之具体物件。博物馆的每一项功能都是博物馆与其观众之间的连系,但呈现与诠释在博物馆教育的领域中被认为是最突出的功能。

博物馆教育人员服务博物馆的观众就像要说服他们一样,首要责任就是要确认博物馆的观众可以使用博物馆的收藏品与展览,并且要为所有的观众创造学习的环境与节目,以鼓励他们有高水平的博物馆经验。在博物馆的公众教育是透过沉思、使用观众分析、以教学与学习的原则来进行诠释与展览,并做适当的收集与研究。

博物馆对其民众的义务

博物馆的角色就像是教育的代理者,负担着特定的义务,以服务多方面的民众。

观众的多元化

博物馆必须整合于其社区中,做为民众使用教育资源与激励他们精神生活的场所。博物馆必须努力举办活动,主动加入社区中,以扩充其观众基础,建立新的支持者。不是每个博物馆都要服务每位支持者,但无论如何,有关是否要争取观众的决策,必须本着专业人员的良知来做,要谨慎的检视那些传统上不受博物馆欢迎的人,是否因为博物馆没履行责任而把他们排斥于外。不管在具体或知性方面,博物馆都必须努力于使它的收藏与博物馆本身,能让最广大的观众使用,这是一般的规则。

观众的需求

为了负起多元观众的责任,博物馆必须反应它对观众的认知,而且要呈现它具有招来不同能力与经验的观众之敏感度。博物馆的观众是一种混杂着各种不同盲点的群众,但他们也具有共同的兴趣与个人的需求。博物馆所提供的展览、节目服务,要具有吸引并服务不同观众的能力量;而且对不同程度能力、知识与兴趣的观众所提出不同的询问之响应上,要能激发观众。

多样化的透视

在研究、展览、出版、活动节目或其他形式的诠释,博物馆都是强有力的表现媒介,或许还有更多的方式,也都是观众授予博物馆有相当的权威来表现。所以博物馆的诠释运作必须清楚地告知观众。博物馆对不同的文化、审美、知性的透视力要很合逻辑的贡献给观众,让他们了解博物馆所做出的展览、节目或收藏。而物件的整合性、馆员自由的呈现、他们要传达讯息的观点、与观众自由的去发现思想观点、以形成他们自己的意见,这些都要在博物馆做诠释的过程中加以尊重。

在博物馆结构中的教育宽容度

博物馆教育责任的量度需要每个博物馆的教育部门来承担,要把教育放在整个机构性的政策决定、与规划架构上最主要的地位。

教育政策与规划

服务多元化的观众与开发负责任的诠释节目是博物馆重要的功能。这功能要博物馆教育人员具备创造力、知识、技术、与投入的愿景。就像一个管理妥善的博物馆要有正式明文的政策声明,来指引他们做收集的活动一样;博物馆教育人员也应有正式明文的政策,来建立博物馆的教育目标,鉴别他们要服务的观众,并且指引教育节目方向。一个博物馆的成功是要使它的教育任务符合这些政策。

教育资源

一个有支持力的组织架构与一项合于任务的财力与人力资源,是博物馆创造与持续高水平教育活动服务的主要因素。这项任务要负起雇用有经验的、训练有素的教育人员,而且要提供与他们职务责任、经验与教育相当的酬金。

组织的结构

博物馆收藏的呈现与诠释过程,要由专业人员运用他们各自不同的技术与天分,共同合作并使之丰富。博物馆的从业人员以对观众的认知与其对教育理论与运作的专长,积极参与所有政策与操作的形成,以影响观众的参观经验。

物件被展出与被诠释的方式会影响学习者一些感觉与学习的发生。博物馆教育人员的角色在展览规划的最早阶段就要参与,以鉴别观众与厘清教育目标,发展出合宜的沟通与诠释的政策。这些政策可以接续的用来创造链接观众与物件,观众的好奇心因此得到鼓励,进而自行探索出博物馆要传达的概念、主题或具体的目标。

在发展教育节目中,由博物馆外来的知识也是很重要的成份。因此博物馆的教育人员要涉入社区中,可以在博物馆的诠释过程中贡献力量,做为观众与博物馆之间桥梁的团体。

博物馆教育人员的责任与资格

每个博物馆的教育人员在其职位上,都应交融的使用自身经验与技术。而每个人又都分别有必须负起确定的责任与权限。

知识

博物馆的教育人员要用以下不同的方式,来帮助参观者看、了解,并响应有关博物馆收藏在知性方面、审美方面与感性方面的收获。博物馆的教育人员对不同程度的观众都必须有技巧来鼓励,也就是说,他们要有将发展心理学、教育哲学、教育理论与教学等领域结合,转化为示范认知,尤其是在博物馆的环境下出现的词汇与个人学习相关的知识。他对历史、理论与博物馆收藏领域之田野工作的实地运作,要有一份坚实的背景。同样重要的,他还要有与相关领域学者、专家合作,并有鉴别这些人在这些领域的能力。

倡导力

做为博物馆观众的倡导人,博物馆的教育人员必须对博物馆服务的观察,有透澈的了解与感觉。博物馆的教育人员必须表现很有意愿为观众服务,在任何时刻,都要有注意与扩充观众的态度与作法。对这方面,博物馆教育人员要了解现代社会的趋势、议题,与博物馆直接接触的社团其改变的趋势,与观众分布的状况。

沟通

博物馆教育人员要使博物馆同业间、与博物馆和它的社区之间,方便于沟通。有效的口述与文字沟通技术,不管是为了教学、义工及馆员训练、公共讯息的功能及内部管理,都需要由教育人员来做。

评量

博物馆教育人员必须了解,如何去评量展览与活动节目的有效度。这种评量要从博物馆观众的观点、博物馆教育任务的说明、与博物馆学习的特殊性质,来做客观性的建议。这种持续性的展览与活动节目的评量,都必须要先确定博物馆教育的具体目标是否真的实现了。

管理

博物馆教育人员对博物馆的哲学与任务,要有清楚的了解与评估。他也要能够阐明并鼓励与他共事的人。更进一步,博物馆的教育人员要为博物馆经济的健全而分担责任。当为了要完成博物馆教育目标,需要与会计管理或馆外的私人资源配合时,博物馆教育人员必须呈现相关的技术。

合作

博物馆在正式与非正式教育机构的体系中只是一个小部份,所以博物馆教育人员必须与其他博物馆、文化组织、学校、大学与社区团体,共同组织发展出殷实的工作关系,尽可能地为观众提供公共教育的经验。

传播

博物馆教育人员必须广泛地与博物馆领域及教育社团的其他人员,分享他们对博物馆教的原则与实务性知识。这种分享的合作可以透过学习工作营、出版品,以及参加州际性、区域性与国家性的研讨会加以进行。

专业发展

我们都承认学习是终身的追求目标,博物馆教育人员要持续的寻找机会,来扩充他们在教育方法方面的专长,以及有关博物馆收藏、评量与管理的知识。所以博物馆的行政人员及教育人员都要为鼓励这种专业成长与发展,来创造观众学习的氛围。

资讯排行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