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徐纯专栏 > 讲演实录 > 正文

传媒时代给博物馆人的启示:今天不做、明天后悔

2015-12-31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图片描述

这是出席AAM博物馆未来中心与福特非营利组织所召集2013年9月在华盛顿特区对「2033年的教育将是…」的想法,参与者所呈现的词汇云层图。(出自: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Museums, AAM, 2014, Building for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一、前言:

在2013年9月,接近50位的教育政策专家、教育从业人员、赞助者、教育创新者、改革者、主持学生(课外)活动者、与其他专业的教育参与者,聚集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建筑博物馆(National Building Museum),针对美国教育的议题形成对话。他们的目标是:为了未来的教育要启动一项全国性的对话,还要讨论教育界与博物馆界的领导们应该如何一起工作,来整合国家的教育资产,造成一个全国性的、有生气的学习资源网。这个讨论会基本的感性认知是:好学是人类的天赋!

他们是应美国博物馆联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AAM)未来博物馆中心(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Museums, CFM)以及亨利福特非营利组织(the Henry Ford)的邀请,为了回应未来博物馆中心与在这转型变迁的时代中美国教育制度的未来取向,以及,期待大家来共同预测,对博物馆与其它前沿组织的未来取向。目前美国的教育结构之不稳定,是由于目前美国社会所发生的几个重要议题:对正规教育系统不满的提升、初级教育的非传统形式激增,以及在州与地方层级上募款危机的升高。同时发生的是,由于有关使用者、主管行政单位、个人化的沟通、内容的分享,以及社会对文化的期待,都因技术的进步而拓展出新的平台─简单的说,就是传媒互联网的出现。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这种新的学习系统的经济性,是基于分享与使用教育资源的多元方法为特征。在这种转型时期,正是确保博物馆的资源可以被完整用于21世纪教育的机会。在未来这新的传媒时代中,博物馆可以扮演甚么角色呢?博物馆要如何协助其社区了解并导航这即将来临的改变呢?博物馆可以协助教育为期待中的未来,而打造出一项共同的愿景吗?还有,在这项创造中,博物馆如何扮演领导的角色?

这场讨论会的开场白是由美国教育部门非营利伙伴关系的资深顾问鲁宾斯(Michael Robbins)来导航。他出席的主要职责是要在美国的学校、家庭与社区组织中强化它们的伙伴关系,来带动学生参与学习的机会,以扭转全国低绩效的学校。鲁宾斯的讲话中,聚焦于说明如何将数字化学习转型为学校、家长、社区与青年之间的合作,以促使学生参与以及学习。他另一目的是要跟大家讨论,在博物馆与学校之间要如何合作来为教育创造这项新未来。在这个议题上,他提出了几个具体而有效的办法:

1) 投资在管理伙伴关系的能力上;

2) 强化家庭的参与;

3) 将社区所有的机构都建立为学习的网络;

4) 提升数字化学习与群体合作技术

最后这一项具体办法就落在数字化学习上,这是随着时代的前沿发展出来最新、最快、最有可能个人化的学习生态系统。美国博物馆联盟(AAM)已经将这次讨论会所发表的文章与议题讨论内容集结成册,于2013年出版了《未来教育的建立》(Building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Museums and the Learning Ecosystem),具体的连结起未来教育与学习生态系统的趋势;同时也在2013年AAM杂志《博物馆》(Museum)的五月/六月号上刊登出他们未来博物馆中心的年度报告,文章题目是「2013年趋势观察站」(Trend Watch 2013)。其中强调该中心于2013年所调查出来,博物馆未来的六项趋势:捐赠改变的形成、3-D打印机、教育的大松绑、收藏对象所说的故事、重新接触断线的区域、郊区的文艺复兴。这是该中心的职员与顾问们基于博物馆的立场,在过去几年中,以三项调查目标(教育的未来、参观人口分布的变迁、以及传媒技),在美国社会众多的博物馆中做扫描式的资料搜集,并加以分析,而得到的结论。我们从中节录这一段:「(高等)教育的大松绑」(The Great Unbundling),副标题是「学术文凭走入微型计算机的时代:博物馆与正式教育也归属于此时代吗?」这里明白指出,目前美国的学习生态系统,包括了正规教育的学校、开放在线课程的群体学习、在家自学、博物馆学习等连手参与的教育工作,他们(即博物馆─学校)的伙伴关系已从几十年前的特许状学校(chartered school),发展到学生在博物馆里上课的合作关系(museum school),更走到可以获得学分,使博物馆因而成为与学校教育密不可分的趋势。

二、「博物馆网路培训课程」的线上学习系统

今天在此传媒专业研讨会上,我提出这两项美国博物馆界与教育界的报导,主要的目的是想藉此来引起国内传媒专业界的注意与参与,让国内博物馆决策单位与在职的馆员们能了解,并进一步发展出我们自己「博物馆网路培训课程」的线上学习系统,具体辅助并充实博物馆人在运作上的专业知识、技术与职能。更重要的是想向同侪们报告这项起步工作,由本人所组织的社团法人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Taiwan Association of Museum Professionals, TAMPs)发起,已经得到南京大学徐士进教授与北京清华大学的「知网」总经理口头的承诺,在课程规划、教材视化制作、与播放平台这些尝试都已经具体的走出第一步;如果中国博协也可以成立一个持久性的博物馆人事培训委员会,接手进行具体应执行的业务,与国内人才与人事迁升联系起来,并且扩大培训范围,结合国内已有的博物馆专业知识(文博系教学单位)、专业技术(典藏与展览、观众研究、博物馆教育、博物馆公关等领域)等方面的人才,共同合作,互相扶持,持续完成并随时充实「博物馆网路培训课程」的内容。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借助于ICOM已有的人事培训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Training of Personnel, ICTOP)之经验,利用他们已经出版的培训教科书:《经营博物馆:博物馆实务手册》(Running A Museum: A Practical Handbook),以及AAM已经有的50项网路课程(参见附录一),来栽培我国内馆员,甚至华语世界的博物馆人的职能(competencies),并了解国内博物馆未来的发展趋势。

以下把我们几个合作单位已经完成规划的博物馆网路培训课程之一,「优游世界博物馆」,以及要继续完成的工作做简单的介绍,期待从同侪中得到博物馆研究教学单位与更多传媒专业方面的补充资料与合作: 1. 目前是按ICOM人事培训国际委员会1996年所公布的课程大纲(参见附录二)、2004年出版的《经营博物馆:博物馆实务手册》教科书、与我个人在博物馆领域的研究心得编出六个学期的课程序是:a. 优游世界博物馆、b. 区域博物馆成为主流、c. 典藏与展览、d. 观众研究、e. 博物馆教育、f. 博物馆公关。如果以每堂课2学分计算,跟着修习的馆员可以获得共12学分,这样的水平就与日本博物馆专业学艺员在本科学位所规定修习的学分数相同,也与英国博物馆人事培训中心的起跳资格相符;同时,如果我们仔细检视本文最后提到的「欧洲博物馆专业架构」(Frame of European Museum Professionals)(参见附录三),就可以发现,这里所列的20种专业的起步,都是这些博物馆的基础课程,虽然其中并没提到计算学分的资历评鉴。也就是说,我们的主管博物馆人事单位可以视之为博物馆馆员的基础资格。 2. 优游世界博物馆:第一项课程是以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网页上已完成的「西洋博物馆史」课程为基础发展出来的,规划的格式是依照徐士进教授在南大网路通识课程架构的模式做修改。徐教授要将此课程列入南大校园修习通识学分的课程中,另外也将对外开放为免费公开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s),期待在其他慕课与博物馆互联网的平台上免费提供学习。因此,按徐教授的要求,无论在名称与内容都必须更活泼、生动有趣,目前这份新修改过的课程教材架构表(参见附录四)就朝着这个方向进行剪接、补充,以达成用户可接受的功能。这也让我认识到,网路教学与在课堂上面对面的教学各有不同的互动条件。教学法上,把「优游世界博物馆」置于博物馆人事培训的第一课,主要是因为对博物馆史的认知可以整合来自不同本科的馆员,让他们逐步进入博物馆的领域,从了解博物馆如何在西方世界诞生开始,慢慢知道它是如何随着西方社会文化的演变,而形成它今天在世界各文化中展现自己文化面貌的过程。当然,从1996年ICOM人员培训国际委员会的课程大纲也可以看出,无论是全世界的,或自己国家的博物馆发展史,都是博物馆人员必修的基础课程,可以在馆员心里建构起他对自己工作的愿景。 3. 区域博物馆成为文化载具的主流:这第二项课程是由我在台北辅仁大学历史系的「台湾博物馆史」教学经验发展出来的。尤其在教材的使用上,我必须先陈述殖民博物馆与后殖民国家博物馆的差异,再进入日本以博物馆为明治维新「文明开化」政策为目标,转移到台湾而建立的博物馆;然后才开始叙述国民政府在台湾所建立的博物馆,以及冷战后解严的博物馆时代。四年的教学课程让我体会到,二战后各国政府的政策对博物馆发展的重要性,事实上,博物馆已经成为一个政府是否开明的标帜,尤其在1970年代后,开明、民主、现代化,跟着全球化经济而更注重地方经济的发展,地方上的文化事业,包括了博物馆,成为在地开发经济来源之一。这种文化知识的经济性产生的文化产业,不一定要走工业生产路线。但是由于地理、自然、社会各种条件的不同,地方性的博物馆虽然有「新博物馆学」宣言的出现,当时也是一种试行性的、实验性的、众说纷纭的演进理论,尤其是生态博物馆与社会生态博物馆,俨然代替了传统式博物馆而成为世界博物馆界的主流。因此为地区性的博物馆建立扎根理论而成为我们这第二项课程。 4. 「经营博物馆实务」系列课程分为四个面向:典藏与展览、观众研究、博物馆教育、博物馆公关。虽说已经有我在辅大20年的教学经验与教材的累积,也有ICOM的《经营博物馆:博物馆实务手册》教科书为蓝图,但是在我实际规画上个项目「区域博物馆成为文化载具的主流」课程的教材架构时体会到,博物馆运作的专业技术与知识随时有必要补充新资料,来说明这项可持续性的概念有新认识,也让我联想到单凭个人的专业能力,不可能完成这四堂实务运作的课程。虽然,目前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的人才仅够维持目前慕课需求而已,但是掌握大方向的是有政策的主管机构为主导,因为利用讲师人才资料库的也应该是主管机构。于是,目前我们三个启动的单位所组成的团队,南京大学、清大”知网”与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只能一方面进行规划、一方面收集在实务专业人才建构成资料库。这项当务之急也是我们要积极呼吁,中国博物馆协会能予以政策上的协助,这是国家建立博物馆专业的生态学习系统百年之计,不可能是由局部的网路课程就可能建立的。于是我又从旧箱底找出一项政策性的建议。

三、组织中国博协旗下博物馆人员培训委员会的建议:

自从本人在2002年9月到大连参与两岸博物馆学的研讨会以来,与大陆的博物馆界同侪一直保持密切的伙伴关系。那次会中,我受邀发表了西方「展览评量」的观念如何适用于东方文化中,这篇文章所讨论的议题是当时大家都感受到有必要,而又不知所措的方法论。就在会后,大连、天津、北京、上海几个大博物馆同侪都对此议题非常有兴趣,所以我沿路一直演讲到上海,当然也一定要拜访复旦文博系的博物馆并参观,2003年复旦文博系前主任杨志刚教授就邀请我,将台南艺术学院博物馆学研究所的「展览评量」课程转移阵地,我们的选课生与复旦的学生一起上课,并到上海科技馆实地的做了一次「展览评量」,馆员、学生们先在展场收集观众看展览的行为资料,然后他们与教授、展览部主任聚集一堂讨论,并分析从观众身上收集到有关展览是否达成传达了社会教育讯息的资料。从此,这个议题就成为两岸博物馆界要专业化最可以做沟通的主要讨论点。一直到2009年8月,我应邀在广东科学中心完成两周的全馆人员培训,之后10月又参加ICR/ICOM and ICTOP/ICOM在义大利的合并举办的年会,这一连串的经验,使我对大陆要成立一个培训委员会相当感兴趣。从直接与人事培训国际委员会接触,了解到组成这种培训委员会最重要的目的,应该设定在改善目前国内博物馆在职人员的工作职能与馆员职业生涯规划的发展上。也就是说,博物馆界可以采用国际博协所列出的馆员职能树系(如下图一)所呈现的职场资格,来进行博物馆运作面对社会变迁的改善。

图片描述
图一、ICOM馆员职能树系图

所以,当时期待这个博物馆专业培训委员会将来可以像英国的博物馆协会(Museum Association)的博物馆专业培训与发展中心(Museum Professional Training & Development Center)一样,他们可以认证个人馆员资格(英国博物馆协会称之为Association ship),直到馆员因培训而找到自己有博物馆运作的职能标准出现。这种以现实运作方式来产生专业标准的作法是博物馆内在产生理论的特性。在西方的学术界,博物馆学就因而被视为是一种后设学科(pose-processual),定义是:一个机构或一项研究计画可以把一个具体目标(objective)当作学术研究来执行、实践,不是因为它会在学术上可以实证一项传统的「大理论」,而是它可以在发挥具体目标的功能而产生一项模式,同时这个模式会扩大其影响力于其他社会或社群,而逐渐建立起有特定性的理论。例如一家考古博物馆可以用这项理论,把他们收藏的考古发掘对象具体的与地面上的世界(现代人)连结起来。根据国际博协旗下的博物馆学委员会(ICOFOM/ICOM)编辑博物馆学词汇百科全书的概念初稿(Dictionnaire encyclopédique de muséologie)中提到,博物馆就是用收藏中的对象,来呈现出人类与其环境所发生事物的真实之场所,所以它是在发生功能之后才会建立成模式与理论。美国博物馆协会(2012年改名为美国博物馆联盟)自从1969年规划与执行的博物馆认定程序(Museum Accreditation Process)以来,已经认定了两千多家的博物馆,AAM利用这种认定博物馆的过程,累积出一套博物馆运作的最佳做法之方法论,于2008年出版了《美国博物馆国家标准及最佳做法》(Merritt, Elizabeth E. (commentary), National Standards & Best Practices for U.S. Museum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useums)。按这项博物馆的运作特性,2009年,我就在国际博协ICR与ICTOP两个专业委员会的年会中发表了一篇短文,期待中国博物馆协会之下,也可以成立一个国内博物馆界自己的人事培训委员会,在培训过程中累积出博物馆馆员运作的职能与他们在专业上迁升的标准。以便符合2015年3月20日开始执行的《博物馆条例》,其中规定设立博物馆时其馆员所应具备的条件是:与其规模和功能相适应的专业技术人员。我初步设计这个人事培训委员会的架构如下:

图片描述

根据这项架构,我们可以把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定位在需求单位上,把自认有需要培训其馆员得到专业技术资格来适应该馆的规模与功能,这样的博物馆即可成为该委员会的团体会员。也就是说,全国有意愿改善其馆员职能的博物馆即可参加。这种招收会员的方式,与没有文化部的美国政府文化策略有雷同之处,他们是委托美国博物馆联盟来执行全馆的认定程序,而不去干涉任何博物馆从业人员的个人资格认证。在ICOM这个人事培训委员会与博物馆的人事有关,它是以需要接受训练的博物馆为会员。这样就可以采用这项方法论(请参阅范例:「中国区域博物馆的未来应如何经营?」),首先要针对这个培训委员会的会员需求,由他们向人事培训委员会申请对应于需求的培训课程,然后由该委员会的专业教学人才师资资料库中选出专长相关的咨询委员与讲师,针对每个申请案做「量身定做」课程编订之前的考察。其考察面向有二:一方面与申请馆方管理阶层做深入讨论,找出问题症结;另一方面由这些咨询委员与讲师对博物馆各面向做「批判取向的评量」,然后将问题与办法整合起来,拟一份课程规划的报告,(请参阅范例:「广东科学中心参观记」),送给人事培训委员会的常任理事们,再整合这需求与专家双方意见,拟订一份课程规划书(请参阅范例:广东科学中心培训课程规划书与南越王墓博物馆培训课程规划书),送至馆方管理单位,经过申请馆方与人事培训委员会的沟通,商议有关此规划的课程内容、时间、地点与讲师人选,甚至经费之适切性,敲定课程内容,并执行培训。这个流程我们也可以把它简化为以下图示:

图片描述

所以,这个博物馆人事培训委员会就在这项「需求与供应」双方沟通上,必然发生大量的行政工作、协调、时间与费用,这可能会超过中国博物馆协会目前所有其他委员会的工作范围,这是值得培训委员会的主管单位注意的。该建议书的初步构想是,终究委员会需要一个有职权的单位来限制、统合辅导,甚至财务费用的支持所有的申请单位,它就等于是执行《博物馆条例》的基础单位。所以这个委员会的本部到底是要放在学术单位、领衔的博物馆,或博物馆学委员会本身,都是一个扩充行政组织的「大」动作,希望国家文物局在有关的组织与财务等方面多用些心思与支持,在政策面上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制度。这有点像要决定国内博物馆人员职能标准化的「行动者」,在社会学中这项行动者称之为actor,这个馆员培训委员会组织成功之后就是一个全国性的机构或单位(agent)。

最后,在这里要提出ICOM的专业标准,它是将国际人事专业培训委员会(ICTOP)经过三年讨论,于2009年所完成的一份报告:「欧洲博物馆专业架构」。其中,将博物馆专业分为20种(如下图二),这将足以应付国内《博物馆条例》里所规定的,专业馆员的资格要与博物馆的规模和功能相对应的条件,它也可以用来检视我们现在的网路课程之内容与标准。

图片描述
资讯排行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