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沈辰专栏 > 七珍八宝 > 正文

ROM 七珍八宝:洛阳西汉画像空心砖的图像内容(上)

2016-11-14  作者: 徐婵菲、沈辰 来源: 弘博网

一、画像内容——世间群生

画像空心砖并不是横空出世的,在它之前,印有简单的几何纹图案的空心砖已存在一百多年了,只是到了汉武帝时期才突然出现这种制作难度和成本都远远高于普通空心砖的画像砖。那么,画像砖上都“画”些什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汉武帝时期呢?

目前我们见到的画像有人物、马、龙、虎、豹、猎犬、鹿、兔、鹰隼、鹤、大雁、凤鸟、鹳、朱鹭、猴、树、瑞草、铺首衔环等十几种。一块画像砖上,最少有一种画像,最多的则有九种。不管有几种画像,它们都是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样稿被印在砖上,从而在砖上形成了一幅幅既生动有趣又极富艺术感染力的优美画面。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砖上的各种画像,有的存在着一定的关联(有故事情节),有的则没有图1是我们见到的画像种类最多、画面排布最满的一块画像空心砖。砖上有9种画像26个个体。画面上部是一行10只飞行的大雁,下部有3棵大树,大树的间隙有2匹马,1只鹿,4只野兔,4只鹤,1只鹳和1只带项圈的猎犬。画面中那只带项圈的猎犬,急速奔跑的鹿、野兔和受惊飞起的雁群,特别是那3棵位于画面中心、尺幅最大的树木,都在提示我们这是一幅表现丛林打猎的狩猎图。狩猎是画像砖上出现最多的画面,其他的带有故事情节的画面还有拜谒、驯马、驯虎、武士御龙等等。然而,大多数画像砖上的画像,彼此之间是没有关系的,如图2的画像砖,砖上有5种画像8个个体,即执戟武士、骏马、豹子、树和凤鸟,它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

画像空心砖出现在汉武帝时期。汉武帝在位时间长达54年,这半个世纪是西汉帝国的黄金时代,当时政治统一,经济强盛,百姓富裕。在思想领域,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成为统治者治国安邦的主导思想,儒家的“孝道”成为官府选官用人、教化民众的重要工具。孝道要求人们对待父母、尊长要做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把养生、送死提到同样的高度,都是衡量一个人孝顺与否的硬性标准。一时间厚葬习俗勃然再起,许多豪门贵族和富裕人家为博得“孝子”的美名,获得“举孝廉”的机会,不惜荡尽家产为逝者大肆操办喧闹排场的葬礼,建造宏大奢华的墓葬。装饰美观、价值不菲的画像空心砖墓,就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出现的。这种墓的使用者虽不是官高爵显的高级贵族,但也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

空心砖上的画像,不单纯为了华丽好看,它还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因为每种画像或由多种画像组成的画面,都包含了当时流行的观念,寄托了“孝子”的殷切希冀和美好祝福。狩猎图、拜谒图表现了逝者生前拥有的社会地位和优裕生活,并希望逝者在地下继续享有这样的生活;龙、武士御龙有祈盼逝者灵魂升仙的寓意;手持武器的武士、虎豹有守护逝者、辟除不祥的意义;凤鸟、仙鹤、瑞草、嘉树都是传统的祥瑞图案;而骏马在汉武帝时代更是一种具有特殊意义的神奇而祥瑞的动物。

图片描述
图1、狩猎图画像空心砖(砖长142、高53厘米)
图片描述
图2、砖长137、高53厘米
 

二、画像内容之武士——称尔戈•比尔干

画像空心砖上的人物有多种,他们的衣冠服饰各有不同,显示了其身份和职责存在的差别。在诸多人物当中,武士因为数量众多、容易辨识而最引人关注。武士最大的特征是他们装备有武器。

武士有骑兵和步兵两种。最常见的是步兵,其形象是头戴小冠,身穿宽袖长袍,腰间束带,脚穿前头上翘的鞋子。手中持有戟、戈、弓箭等武器,大多数的武士腰间佩剑。这种装束的武士有很多,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之间存在有细小差别,这些细小的差别,说明它们是用不同的印模制印制的。图3是一块位于墓门部位的画像砖(很可能就是门扉),上面有4个执戈佩剑的武士,它们是用同一个印模印出来的。图4是2名执戟佩剑的武士,他们的衣着和图3上的武士基本一样,但头上的冠和佩带的剑略有差别的,所以和上面的不是同一印模。戟、戈、干(盾牌)、剑、弓,在西汉武帝时期,还是军队的主要武器装备。这些全副武装的武士是守卫墓主人的,他们的作用是镇墓、辟邪。

武士画像的高度一般是28厘米。均匀流畅的线条清晰地刻画出武士的身形、面容和衣冠、武器的细节。如武士的长袍,在领口、袖口和腰带部位,有的装饰有花纹,有的则无;武士头上的冠,样式有好几种;武士的佩剑,也有长短、优劣之分。这些现象应该是武士职务和等级存在差别的真实反映。

武士装束中最让人感兴趣的是样式多变的头冠。由于史书记载的缺失或语焉不详,我们对于西汉时期武士头冠的样式和戴法知之甚少,考古发现解决了这一难题。武士画像清楚地展现了西汉时期武士冠的样式和戴法。画像中的各种冠,均是由冠、頍(kuǐ)、缨三部分构成,冠是罩住发髻的部分,頍、缨是将冠固定在头上的结带,其中頍位于冠的前后两头,它们从两头斜着向下在冠的两侧下部相交,像网一样将冠固着在头顶,頍的下部与缨相连,两条冠缨经过两耳在下巴底下相交打结系紧,这样,头冠就被牢牢的固定在发髻上。冠缨打结后垂下的部分,叫緌(ruí),长长的垂緌在每个戴冠的武士颌下清晰可见。

史书说,冠是一种既不能挡风遮雨又不能御寒保暖的物件,看看画像上的冠,的确是这样。在先秦时期,冠是一种礼仪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的装饰品,只有士以上的阶层才能戴,它是身份地位的标志。先秦的礼仪中明文规定,士族阶层在公共场所或执行公务时必须戴冠,否则就是失礼。历史上有许多反映冠与礼的故事,其中有两则流传最广。一则是孔子的学生子路的故事。子路担任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孔悝发动政变,子路在阻止政变的战斗中,冠缨被对手斩断,他说:“君子死而冠不免。”于是他停止打斗,在结缨整冠的时候,被对手乘机杀死。另一则故事与汉武帝有关。汉武帝在礼仪方面比较任性,不拘小节,他接见大臣有时就不戴冠,但他唯独不敢在汲黯面前不戴冠,因为汲黯爱较真,敢于对一切有违礼制的事物犯颜直谏。有一次,汉武帝在帐中处理政务,为图舒适没有戴冠,碰巧汲黯前来奏事,害怕汲黯的唠叨,汉武帝赶紧躲到了帷帐后边。

图片描述
图3、武士执戈
图片描述
图4、武士执戟
 

三、画像内容之狩猎——弓矢既调•射夫既同

武士中还有一种弓箭手,弓箭手有步弓手和马弓手之分,为活动方便,他们不穿宽大的长袍,而是穿着剪裁合体的衣裤。图5上的步弓手,高22厘米,身穿中袖上衣和齐膝短裤,呈半跪的姿势,上身反转,弓在手箭在弦,正蓄势待发。图6、图7是两位马弓手,马作飞奔疾驰之状,一位骑手头戴上面插有两根羽毛的头饰,背上背着箭箙(fú)(盛箭的袋子),上身反转,回头射箭。另一位骑手头戴尖帽,身穿紧身的衣裤,正在拉弓射箭。所有的弓箭手都出现在狩猎的场景中,射猎的对象是鹿或虎。

说到狩猎,人们会认为它是一种纯粹的娱乐活动,如果哪位君主、大人经常进行狩猎就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昏庸无德,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在先秦时期,狩猎是一项具有军事意义的礼仪活动,是君主训练军队、检验军队的重要方式,也是获取祭祀牺牲的方式之一。因为举行狩猎活动会动用大批军队,他们要全副武装的在苑囿中驱车驰马,弯弓射猎,这对提高军队的军事技能和作战能力无异是大有裨益的,相当于现在意义上的“军事演习”。狩猎中猎获的禽兽一部分分给参与者享用,一部分被制成祭祀用的腊肉。所以狩猎在古代很受官府的重视,也是贵族阶层必须参加的习武活动。

狩猎图早在战国时期就出现在青铜器和漆器上了。受器物体量的限制,战国狩猎图画幅一般不大,因而上面的人物鸟兽形体细小而简略,只是粗具其形。西汉画像空心砖上的狩猎图就不同了,巨大的砖面给汉代艺术家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充足空间,所以我们看到狩猎图在空间布局、人物形神以及细节刻画等方面都十分完美。空间布局疏密有致,绝无拥挤局促之感,人、物的造型比例准确,特征突出,尤其在表现神态方面,更令人拍案叫绝,弓箭手猛然转身射箭时瞬间爆发出的张力,母鹿在弓箭手的追捕下回头张望流露出的惊恐,奔马奋力前冲时脖颈前伸、四蹄张开的动势等等这些精彩的瞬间,被艺术家敏锐地捕捉到并成功地表现出来。

图7射虎图,让人联想到西汉名将李广。据《史记》记载,李广一生中至少有两次射杀猛虎经历,而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射石虎,“李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李广骁勇善战,尤善骑射,威震匈奴,深受民众爱戴。他的故事在当时流传很广,也许这幅射虎图描绘的就是这位飞将军呢。

狩猎图中的一些细节告诉我们许多信息,如骑射图中没有马镫,协助人们狩猎的动物除了猎犬、鹰隼(图5),还有老虎。这是否说明在西汉时期人们已经驯服了老虎?这一点尚需更多的材料来证明。

图片描述
图5、步弓手狩猎
图片描述
图6、马弓手狩猎
图片描述
图7、马弓手狩猎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