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里的事和人:同治大婚瓷器用多少?

2015-08-06  作者: 沈辰 来源:

同治皇帝是清代第十位皇帝(入关后居住紫禁城的第八位清帝)。名叫爱新觉罗·载淳,是咸丰皇帝和慈禧的儿子,也是咸丰的长子。母随子贵,生下同治的当年,慈禧从地位低下的嫔妃“贵人”身份,就被封为了四等的“懿妃”。第二年,又加封为三等的“懿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和皇贵妃。

咸丰病逝后,年仅六岁的载淳登基成为同治皇帝。登基那天宫里专门为他做了一件小儿的明黄朝服(俗称龙袍)。这件龙袍也到了多伦多的《紫垣撷珍》故宫宫廷文物展中展出(图1)。龙袍很厚,看来登基那天应该天气还是很凉的。因为同治年龄还小,所以亲母慈禧从此开始走上从政之道。这一走,就是将近50年。正好也是中国十九世纪的多事之秋。


图1. 同治皇帝6岁登基时穿的朝服

图2

图3

虽然晚清时期内忧外患,国力陵夷,各种事务能省的省,能减的减。但是有一件事还是马虎不得,那就是同治皇帝的婚事。那年同治皇帝十七岁。西元1872年,就在一年前(1871年)的十月,美国芝加哥城大火,300余人死亡,1万7千余房屋建筑被毁,十万人无家可归。史称“芝加哥大火”,满城萧条。但在紫禁城,却是喜气洋洋。

在紫禁城的十位清帝中,只有四位皇帝是在位的时候成婚的。即康熙、同治、光绪和逊帝宣统。康熙大婚时的记录不是很祥细;但之后清宫成规是凡是大小都有记录的,所以同治和光绪大婚有成本成本的清宫文献。这里也说不了这么多。因为《紫垣撷珍》中展出了同治大婚时所用的三件瓷器,所以,今天我们就聊聊同治大婚瓷器有多少。

根据清宫文献,大婚于同治十一年农历二月举办,共消费1100万两白银。但是这银子还不包括做瓷器的开销。大婚的策划和准备早在同治五年(1866年)就已经开始。特别是大婚用的瓷器,多以日用器皿为主,器类有碗、杯、盘、碟、渣斗、勺、盒、灯等。根据《景德镇陶瓷史稿》记载,在同治五年共用十三万两白银在景德镇复建御窑厂专门烧制同治大婚瓷器。当时管辖景德镇御窑厂的江西省省长(巡抚)是刘坤一,对大婚用瓷极为重视。说了,你们个个得给我用心用力,加班加点,“不得延误,并给赏项”。

大婚用的瓷器必须有一定的规定,不能和平时用的一样。第一,瓷器的颜色多是以黄色的底上绘多彩蓝、绿、粉、红、和藕色。比如这件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收藏的黄地五彩百蝶碗 (图2)。第二,皇家大婚喜庆,一定要用金粉。金粉用在红地描金双喜字,黄地描金万寿无疆等等。另外一件参展的ROM同治大婚瓷器 – 黄地红喜字盘(图3)就是这种风格。第三,瓷器上的图案生动繁多,但每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大婚瓷器可说是将瓷器装饰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有植物的兰,竹,梅,百合等,动物的蝴蝶,蝙蝠,鸳鸯等;八卦八宝,喜福寿字,特别有百子婴戏图类。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有两件吉祥如意款粉彩岁朝婴戏图大盘,其中一件现在多伦多展出(图4)。高10厘米,口径有63厘米,盘里粉彩绘百子婴戏图,有跑旱船、耍龙灯、麒麟送子等情节(图5)。口沿施金彩。盘的外面是黄地粉彩绘祥云、龙凤争珠及双喜字。圈足内施白釉,外底署矾红彩楷款“吉祥如意”四字双行款。

婴戏图在唐代长沙窑瓷器上已经出现,至宋、金时期磁州窑枕面上多见。唐、宋、金瓷器上的婴戏图主要反映民间生活场景,人物、动作、场景单一,系民窑产品。明代将这种喜闻乐见的纹饰吸纳到官窑瓷器上的装饰,表现人物与场景扩大;发展至清代逐步成为官窑瓷器上的一种程式化的象征图案,寓意喜庆太平。此盘原料优良,精工细作,是专为同治皇帝大婚而烧制的御用品。

文献记载,同治五年(1866年)景德镇的御窑厂专门为大婚恢复生产。第二年,清宫下旨要下面为烧制上万件瓷器做好准备。同治七年(1868年)三月,造办处把一批大婚用瓷画样颁发下来了。画样是按照慈禧打着皇帝的名义按其爱好,由宫廷画师绘制的,规定了器物的釉色、纹样、器物种类、和烧造的件数(图6)。到了同治八年(1869年),历时三年准备,大婚瓷器烧造完成10,072件,可是却烧造粗糙,朝廷责令九江关江监督(相当于九江市质监局局长)景福照数赔赏,重新烧造,总算在同治九年赶制完成。但是数量不足,还得从承德避暑山庄调拨。真是劳民伤财。


图4

图5

图6

今天,这批同治大婚用瓷没有在宫中全部保留下来,有些是损坏了,有些可能作为皇室赏赐流失民间,也有流失海外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仅仅保存这类瓷器3019件。多伦多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也收藏了2件,这次联袂展出。如此难得的机会,值得多来几趟,好好地看看,养养眼。

【原文发表在多伦多《明报》星期六周刊2014-07-1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