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教育的价值:态度、情感与价值观

2017-06-28  作者: 何东蕾&Wendy 来源: 弘博网

如何开展青少年教育是近年来博物馆人讨论和研究的热点之一。近年来,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和国家逐步推进的教育改革,为博物馆和学校教育的融合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在这样的背景下,透彻解读国家政策,把握国家教育改革方向,探讨博物馆青少年教育与馆校合作的路径与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2017年6月19日至23日,由西南博物馆联盟主办,四川博物院和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共同承办、四川行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协办的“博物馆与学校教育”培训班在成都开班。培训班以国家相关政策的解读以及馆校合作课程和内容的策划与实践等为主题,讨论博物馆与学校教育的融合发展,旨在推动西南地区六省市自治区博物馆和学校教育资源的优势互补,促进博物馆青少年教育理论与实践发展。

图片描述

国家政策说什么?

博物馆所承载的人类历史发展的各种物质和非物质遗产是最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因此,在国家推动教育改革的大背景下,无论是在教育界还是在文博界,利用博物馆教育资源开展学校教育这一主题都值得探讨和展开。

近年来,有关部门相继推出深化教育改革,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法律法规,博物馆在国家教育改革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从国家层面看,作为顶层设计的法律法规已经开始推动和促成教育与文博领域的融合发展;

从实操层面看,国家博物馆等一些对政策敏感度较高的文博机构已经把握住了国家教育改革的方向,推动地方政府出台了更具体、更有可操作性的政策保障,并联动中小学朝着长效、融合、供应的馆校合作模式稳步发展。

那么,在地方政策保障并不充分的地区,博物馆青少年教育应该怎样发展?虽然西南地区的政策保障制度尚不健全,但是博物馆应当抓住这个可以探索和突破的时间和空间,完善资深教育资源开发,并在此基础上推动馆校合作,并为反之影响地方政府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进一步的可能性。

博物馆教育教什么?

博物馆教育的又一讨论重点是博物馆应该向青少年提供什么样的教育。博物馆应当与学校教育进行优势互补,深度发掘自身特色,承担博物馆教育应有的担当和作为。

国家博物馆社教部公共教育室主任陈慰认为,博物馆最应该进行青少年态度、情感与价值观的教育。当前,整个中国的教育,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博物馆教育在知识层面和技能层面上均领先世界水平。但与此同时,我国的教育在青少年态度、情感和价值观层面的培养却远远不够。这样的教育格局使得中国青少年普遍缺乏批判和创新精神,缺乏独立精神,不会用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去判断新鲜事物,缺失正确价值观。这也使得中国在世界科技、艺术等领域缺乏竞争力。在教育界艰难改革的背景下,面对这样的教育缺失,博物馆应该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在青少年在态度、情感和价值观的建立上有所作为。由此,博物馆教育的价值能够更加凸显,博物馆教育的方向也能够更为明确。

博物馆与学校如何合作?

博物馆教育功能的体现不能仅仅靠博物馆一方的努力,而是需要和学校共谋共事。在这个理念下,馆校合作成为了博物馆青少年教育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博物馆和学校进行合作的必要条件就是找到双方合作的契合点,建立双方合作的共赢机制,促进馆校合作稳定和长效发展,进而实现馆校共赢的局面。

馆校合作的指导意见

2015年,国家文物局和教育部共同发布了《关于加强文教结合、完善博物馆青少年教育功能的指导意见》,囊括博物馆和学校合作推进博物馆教育的指导思想、主要任务和政策保障。指导意见指出,“文物部门和博物馆要加强与学校部门和学校的联系,建立中小学生利用博物馆学习的长效机制”是主要任务之一。为保障任务效果,博物馆需要“完善督导评价机制,将中小学生利用博馆学习项目纳入博物馆运行评估、定级评估和免费开放绩效考评等体系”,而学校方面也需要将博物馆学习“纳入学校督导范围,定期开展评估和督导工作”。

因此,在推动博物馆与学校融合发展之际,博物馆应确认自身地位,树立馆校合作以博物馆先行、博物馆主动作为为主的观念。在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全面推进、教育改革全面实施之前,博物馆应有更多的作为,联合学校主动发展青少年教育。

馆校合作的方式和途径

国际博物馆协会副主席、中国博物馆协会秘书长安来顺也为博物馆实现馆校共赢提供了方向和途径的指导。

在博物馆教育方面,博物馆的教育产品应该尽量和国家的课程目标和要求进行衔接; 在参与评估方面,博物馆应该通过学校建立内部评价体系,建立教师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教学程度和教师教学评估的直接联系,对积极参与馆校合作的老师进行评估; 在资金支持方面,馆校合作的双方都应该为保障合作的顺利开展做足资金的保障。

有共赢机制保障的馆校合作方式不仅能不断推出优质的博物馆教育产品,更能作为一种国家教育改革的示范进行推广和复制。

此外,国家博物馆为全国博物馆提供了馆校合作的鲜活案例以供参考。国家博物馆和北京史家小学、北京四中的合作均是以建立馆校层面的共赢机制,推动优质博物馆教育产品的出品和推广。

博物馆教育是当今博物馆界发展的重点和热点。博物馆人需要在对政策指导进行深度解读和理解的前提下,开展博物馆教育活动,不仅需要进行馆校合作,建立共赢机制,而且还要仔细制定博物馆教育的内容,进行有价值的青少年教育。对博物馆教育的反思是不可或缺的,而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从反思中寻找途经和方法,提升博物馆教育的效果,开展能使人在根本上产生感情的教育。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